《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姚尘,吴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

小说:都市

作者:凤阳府闲人

简介:十年前企业破产,老婆遭遇不幸。如今,人到中年,惨淡经营,疲于应酬,晚上回到家里,一双儿女被后妈赶出家门……报仇雪耻,养儿育女,中年人的头顶没有晴天。朋友,情人,合作伙伴,哪里才是我们停泊灵魂的港湾?朋友们,敬请阅读“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

角色:姚尘,吴灿

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

《致敬我们的中年岁月》第1章 后妈免费阅读

姚尘脚步踉跄着从酒店出来,有几分醉意。他的右手一直拉着副区长章健鸣的左手,走向酒店门口的停车场。

来到一辆黑色奥迪A 6跟前,姚尘帮章健鸣打开右侧后门,一只手挡着车门上方。章健鸣坐进去,司机发动车子,奥迪缓缓驶出酒店停车场,沿着街道迅速走远。

“姚哥——”

姚尘转过头,一个身材高挑丰满,浓妆艳抹的美女走过来,亲密地抱了抱他。

在女人拥抱姚尘时,身边走过两三个年轻人,一眼一眼地看姚尘和女人,眼神里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莎莎,今晚谢谢你,能来给我陪客。”姚尘一边说着,伸手拍了拍美女的后背,美女松开抱着他的手臂,姚尘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车。

叫莎莎的年轻女人坐进出租车,手伸出窗外向姚尘摆了摆:“姚哥,跟我还客气,有事联系,随叫随到,拜拜。”

姚尘回到自己的车旁,一个代驾站在他黑色本田雅阁边,等候多时了。

姚尘坐上副驾驶位,代驾扔掉嘴里的烟屁股,上车点火,轿车缓缓驶上酒店。

坐在车里,酒有点儿往上漾。姚尘努力把它憋回去,他不能把酒吐在车里。

可能是职业习惯使然,代驾一边开车,一边找话说:“老板一看就是成功人士。”

姚尘憋着酒劲儿,两只眼睛望着窗外,初夏的风透过半开的玻璃窗吹进来,拂起了他的头发。宽阔的街道上,路灯一盏一盏近了又远去,远处的楼宇霓虹闪烁。

伴随着酒劲儿,姚尘心里涌出了一丝儿苦涩。也是酒喝多了,感叹:“人到中年不如狗,我算哪门子成功人士啊?”

“老板谦虚了。能进出这样酒店的,哪个不是成功人士?同样是中年人,我们混成个代驾司机,才是真正的苦逼。”

姚尘看代驾师傅一眼,没有说话。

是啊,中年人的生活里没有容易可言。如果说人生是一场远航,二十多岁的青年那叫启航,正是鼓满风帆,追逐梦想的年纪,他们的世界一片希望。接近六十岁的老年就是入港,人生卸下了诸多责任和负担,泊进港湾,从此可以享受生活。而中年人的两条腿正在爬坡,名副其实的人类爬行者,上有老,下有小,是一个家庭无可替代的顶梁柱,夫妻感情处在走过了爱情,又没处成亲情的尴尬期。

那个爬坡的“爬”字,形象,生动,深刻。

不累才怪。

有多少中年人,都想停下脚步,歇一歇,停得下来吗?那不过是奢望罢了。

姚尘今年三十九岁,已经是名正言顺的中年人。

来到楼下,代驾找车位停好车,付钱后,姚尘脚步蹒跚向位于三楼的家门走去。

在楼梯口,遇上邻居开门扔垃圾。这是老式六层高住宅楼,没有电梯。

“姚总,这么晚,刚回来啊?”

“是的。你这是?”

“我去倒垃圾。开公司,就是忙,忙点儿好啊。”邻居大哥说。

“是啊,是啊。”姚尘应付。

打开家门,儿子遥远在女儿姚子凝房间里,接近十点了,都没有睡觉。

见他进门,子凝拉着哥哥姚远的手,站起来,一句话也没说,向门外走。

经过姚尘面前,女儿仰头看了老爸五秒钟,兄妹俩就打开家门,向楼下走去。

姚尘发现,俩孩子脸上,有风干了的泪痕。

“这么晚了,你们干嘛去?”姚尘不解,转过头向门外问。

小儿子姚望从主卧室跑出来,对姚尘说:“爸爸,哥哥、姐姐跟妈妈吵架了,他们说,等你回来,就不在家里住了。”

姚尘走进卧室,吴灿一脸的怒气还没有消,电视开到无声模式。

“怎么回事?俩孩子怎么啦?”姚尘的酒醒了一半,问坐在床头的妻子。

吴灿不理他,赌气把头侧向床里边。半分钟后,幽怨地白了姚尘一眼,“你的儿女,我伺候不了,以后你管吧。”

说完,吴灿眼里流下两行泪水。

“你们吵架了?究竟因为什么?你快说,孩子已经离家出走了。”姚尘着急。

“走了,以后就不要再回来!”吴灿愤怒地说。

“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姚尘一下子火了。

吴灿看了姚尘一眼,不情愿地说:“晚上,我说姚远,上班了工资不要乱花,交点给家里做生活费,他倒好,一分钱不愿交,子凝还帮着他跟我吵。”

“交生活费?我们家里没生活费吗?”姚尘问,“安排他到公司上班,也是为了锻炼,给他发点零花钱而已,你还要他交生活费?”

“我也是好意,怕他乱花销,希望帮他积攒着。他不给也就算了,子凝还帮着他吵,说我虐待他们。十五岁的丫头了,一点家务不做,只知道吃、玩儿,让她洗个锅碗,不愿干活,还和我闹。你说,我虐待过他们吗?”

姚尘没有再听吴灿说下去,撒腿下楼,去追两个孩子。

来到楼下,远远地,姚远和子凝的背影快走到小区大门口了。昏暗的路灯光下,两个孩子走的并不快,走走停停,还不时掉头向后面望。

在夜晚,那两个身影显得弱小,孤单。

姚尘心里一阵心酸,快步向儿女追去。

经过自己的轿车跟前,姚尘想了几秒钟,也不顾喝酒,打开车门,开车向小区大门追去。

在小区大门外,追上了姚远和子凝。停下车,姚尘对俩孩子说:“夜深了,跟我回家吧。”

女儿委屈地哭起来,满脸是泪:“爸,我们不回去了,从此我和哥再也不回你那个家了。”

说完,她拉着姚远继续往街上走。

“不回家,你能去哪儿?”

“她……赶我和我哥走。”子凝说着,憋不住,大声哭起来。

见妹妹哭,姚远的眼泪也流下来。

姚尘心里难过极了,上前一手拉过一个孩子,把他们塞进轿车里。

他没有回小区的家,而是开着车来到公司。姚尘把车停在公司前面的街边上,他没有带孩子上办公室,回头看着后排座上的一双儿女,父子仨见面以后,两个孩子的眼泪一直没有停。

姚尘从驾驶座上下来,移到后排,坐在俩孩子中间,一只手搂着一个孩子。

“爸,她要哥把发的工资交给她,还逼着我洗碗,做家务,说我吃闲饭,要把我们赶出门。”子凝说的“她”,是吴灿。

看着姚远和子凝一直哭,姚尘也抑制不住掉下眼泪。他想:一定是孩子受委屈了。

姚尘安慰女儿:“她不会的,怎么可能赶你们走呢?我们在车里坐一会儿,消气了就回家睡觉。”

“我不回去。”子凝眨着泪眼,两颗大大的泪珠,从她的眼里滚落到脸蛋上,路灯底下,清晰可辨。子凝突然搂着姚尘,小嘴一撇,哭着说,“我想妈妈。”

                           

原创文章,作者:凤阳府闲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57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