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丑妻:大佬夫人A爆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苏珏,苏父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替嫁丑妻:大佬夫人A爆了

小说:豪门总裁

作者:戴皇冠的猫

简介:被誉为神经病、貌丑无颜,文盲的苏糖被从乡下接回,代替妹妹嫁给一个活不过30的老男人。众人嘲讽绝配。谁知,貌丑无颜实则倾国倾城。文盲水准,但打小就过目不忘,是各大名校抢都抢不来的天才。就连帝都四大豪门之首,全民男神的霍爷都当众示爱:她从头发丝到身体任何一处都是最完美的女孩,是我的女神。然而,苏糖却惊恐的看向男人:你怎么还那么精神,不是马上就要死了吗?霍爷勾唇一笑:死之前也得留个种不是。

角色:苏珏,苏父

替嫁丑妻:大佬夫人A爆了

《替嫁丑妻:大佬夫人A爆了》第1章 替嫁免费阅读

2021年,夏。

海城火车站卫生间内。

苏糖正用手帕冲洗凉水,擦拭身上的汗水,一块丑陋的人皮假面被她扔在一旁。

凉爽过后,她拿起假面重新戴上。

对面的镜子反射出她现在的容颜。

右脸完美无瑕恍若仙人,左脸却留下了鱼鳞一样的丑陋痕迹,层层突起令人作呕。

嗡。

小巧的老式砖块手机发出嗡鸣声,是继妹苏珏发来的短信。

[我已经到火车站门口了,你死哪里去了!该不会是临阵脱逃了吧!]

[没,答应替嫁,一定做到。]

这也是她从乡下被接回来的条件,早年间苏家和一个富贵人家霍家结了娃娃亲。如今时过境迁,苏父却早已经看不上霍家。

据说那位霍家少爷得了不治之症,需要冲喜,于是拿着龙凤玉佩的另一半找上门来。不愿丢面的苏父无奈之下,只好接回了苏糖。

苏糖提起脚边的蛇皮袋,踏出一步。突然一股若隐若现的血腥味从外面冲了进来,紧接着一个满身是血的男人猛地袭来。

几秒,一把匕首抵靠在她的脖子上。

“别出声,帮个忙。”

男人声音暗哑低沉,苏糖抬头望向镜中,劫持她的男人脸色苍白,却颇为俊美。

随着他的话,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她的手腕被他用力拽着,和他一起迅速进入了小隔间。男人捂着血流不止的胸口,气喘吁吁的坐在马桶上。大手还握着匕首,防备的戳着她的腰部。

叩叩。

“里面有人吗?”

匕首的刀尖又进了几分,只要她说错话,她毫不怀疑男人会拉她陪葬。

她不喜欢被人威胁的感觉。

“叫什么叫,叫魂啊!”

她眼里闪过几丝狡诈,嗓音粗鲁的冲着外面大叫,“本姑娘正跟包来的牛郎搞情趣,你们吓的他都要萎了怎么赔偿我!知不知道本姑娘花了多少钱才包了他一天。”

男人英俊的面庞浮现出怒色,深邃的狭眸不悦的眯了起来。

“老大。”隔间外传来了声音,“还要不要敲?”

“喂。”苏糖一把甩开男人握着匕首的手,双手压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凑近他小声说话,“你倒是配合我一下,否则我们两个都要被抓了。”

少女香甜柔腻的触感冲着他扑面而来,他深邃的瞳孔用力收缩了两下。一只大手用力的箍住了她细软的腰部,猛地站起来把她压在了墙面上。

“啊——”

猝不及防的苏糖尖叫出声,不算牢固的隔间板轻微晃动了两下。

“靠,不愧是富婆,玩的就是大。老大,霍二爷可不是任由女人摆布的男人,看来我们找错了地。”

外面的污言秽语和打趣嬉笑传入了她的耳朵里。

还有男人的低声细语,“敢戏弄我,你知道的戏弄我的下场吗?小丑女。”

苏糖冷不丁的一笑,“我也不是任由男人摆布的女人。”

话音落地,她的小手落在男人受伤的胸口,狠狠一捏。

男人疼的闷哼一声,刚要发作。他又被她重新推在了马桶上,少女的膝盖抵在他的敏感处,小手用力的拍打着他的脸。

声音大到能让外面听到,“我喜欢女上位,不喜欢男人过于主动,听懂了吗?”

啪啪作响打脸的声音响彻在卫生间内。

男人英俊的面庞出现了粉红的巴掌印。

隔间外的人终于离开了,脚步声逐渐消失。

苏糖放下腿,身体突然被男人狠狠推着走出了隔间外。她不受控制的不断往后退,直到后背碰到了洗手池。

一抬头,男人压迫力十足的高大身躯覆了上来。

眼看着男人就要发作了,她赶紧开口,“你流了好多血,别再乱动了。”

他呼吸沉重起来,一只手撑在洗手池上,恰好把苏糖给圈在了怀中。

来不及计较,男人开了口,“帮我打个号码,事成之后我会给你一笔足够你过一辈子的封口费,如何?”

“不如何。”

苏糖冲着男人翻了个白眼,从男人臂弯中跳脱出来。拽着男人转了个身,把两个人的位置调换了。

她神色严肃,不似刚才。

“我现在帮你治疗,你大出血,如果现在不止血,等到你的人来了,你就已经死了。”

时间一晃而逝。

卫生间又闯入了一波人,领头的是个熊一样的男人。

“二爷!”他猛烈的冲进来,“您没事……额。”

眼前的一幕差点让他以为自己花了眼。

只见自家不可一世的二爷,此时赤裸着上半身,被一个明显年纪不大,还长得丑的少女上下其手。

男人抬眸,一个眼神制止了他带人进来。

又过了几分钟,男人披着西装走了出来。胸口被扎着三根银针,苏糖嘱咐他,“半小时后找懂行的人把它拔出来。”

她要走了。

“你叫什么名字。”

望着她离开的俏丽背影,男人开口。

苏糖停了一下,想起母亲的至理名言——世界上多个人脉多条路。

初来海城,也的确许多多结识几个靠山。

她回眸冲着男人璀璨一笑,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苏糖,紫苏的苏,糖果的糖果。”

苏糖?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十分眼熟这个名字。大憨也认出来了,瞪着眼睛小声嘀咕,“二爷,这不就是替苏家二小姐嫁给您的那位吗?您还担心有诈,特意让我去调查了一番。”

“是她。”

男人的黑眸深沉的见不到底,“今日之事真的是巧合吗?”

……

火车站外,苏糖一眼就看到了打扮的相当漂亮的苏珏,站在一辆火红色的跑车外,引起了无数男人的围观。

苏珏也看到了,气急败坏的来到她面前,“你要死啊,让我在太阳底下站这么久。果然是把亲妈杀了的神经病,你脑回路是不是不正常,到处乱跑什么!”

“神经病杀人可不犯法。”苏糖淡定的拉开车门坐了上去,对待下人一样的挥挥手,“快点来开车,不然我一个不爽,也捅你一刀。”

她被吓到了。

求生本能让她张开的嘴又重新闭上,愤愤不平的拉开车门坐上车门,老实的给苏糖当司机,开着车前往苏家。

                           

原创文章,作者:戴皇冠的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62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