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向生长》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蒋离离,蒋依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双向生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六言

简介:她想逃离这个家,逃离不断给她制造恶梦的养父,然而自由对蒋依月而言是世间最奢侈的东西,直到遇见许言承,他成了她人生中的光与暖,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人这样深爱。

角色:蒋离离,蒋依月

双向生长

《双向生长》第1章 死不暝目的母亲免费阅读

弥漫着各种药水味的病房里,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站在房内唯一的病床前。

病床上躺着一个戴着氧气罩喘着粗气的女人,尽管一脸病容仍遮不住女人原本绝色的美貌。

见男人来了,女人缓缓睁开一双疲惫不堪的眼,微微抬了下手指,示意男人帮她摘下面上的氧气罩,她看似有话要说。

男人的目光在她痛苦的脸上停了几秒,手才慢慢伸向那张氧气罩。

“天诚,”女人的声音很轻,仿佛随时要消失了一般。

名叫天诚的男人缓步走近了些,神情在看向女人时,闪过一刹那的痛苦后又恢复脸上的漫不经心。

“嗯,”

龙天诚看着这个弥留之际的女人,欣赏着她脸上那很是费力的神情,他的目光中,这一刻没有丝毫怜悯反而生出那么一丝快感。

而这一切,被病痛折磨得整个人已是恍惚的蒋离离,竟完全忽略了。

“孩子……”蒋离离十分费力地吐出两个字。

她很清楚自己时间怕是不多了,她要用生命中最后的时间为她的孩子安排好后路,可惜怕是再也见不着他了,这一生怕是再也无缘了。

好一会儿,见男人没有回应,“天诚,孩子……”她又痛苦地从嘴里吐出几个字。

龙天诚这才缓慢地冲门边的随从吩咐了几句。

不一会儿,一身黑色西装的随从抱着一个熟睡中的婴儿走了进来,见蒋离离坐起身伸手要接,随从转头看向身边的龙天诚,见他点了点头才把孩子交给蒋离离。

自从看到孩子被抱进来的那一刻,蒋离离那满是死气的眼中开始有了亮光,她感到全身又有了力气,好似自己再次活过来了。

“天诚,你看她多可爱!”她说着用手指去逗弄小孩粉嫩的脸蛋。

见没人答话,她又自说自话,“可惜是个可怜的孩子,一出生就要没了母亲,而且……”想到什么她收住了话头。

“天诚,”

“我在听,”

“我马上就要死了,我能信任的朋友不多,所以也只能托你把孩子交给……”说到这里她停顿了许久,“交给她父亲 。”

眼泪在说完这句话时无声地落下,滴在孩子稚嫩的脸上。

“我怕是,怕是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为什么到现在还要念着他,他有什么好?他有什么好?就那么让你心心念念,到死了还要记住!可现在陪在你身边的不是他,是我!”

龙天诚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愤恨,这是令蒋离离十分不解的,不过本性天真的她,很快就自以为是地把这看做是龙天诚在为她抱不平。

“我知道你是为我抱不平,可是现在,我都是个要死的人了,还去计较那么多又有什么用!”

说完她又十分不舍地把目光落向怀里的孩子,不知何时孩子已经醒了,正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

“这个孩子,就麻烦你了。”好一会儿,她才艰难地吐出这句话。

交待完这一切,“抱走吧。”她扭过头神情很是痛苦地说。

在这一切交待清楚后,她整个人像是又病倒了,不停地喘着粗气,浑身所有的力气也好似在孩子抱出房间那一刻被抽走了。

也许是母女连心,她听到门外传来孩子哇哇的哭声,可惜她再也没了一丝力气。

就在蒋离离感觉自己要离开这个人世之际,一直站在病床边的龙天诚俯身向她靠近。

这个男人,她是感谢的。

然而当她听到他嘴里的话时,她的双眼瞪得大大的,里面全是不敢相信。

“离离,你太残忍了,怎么能到死也不把我的爱当一回事呢!你不知道吧,我天真的离离,我恨你,我恨你……当然我更恨他,所以接下来就让你们的女儿来尝还吧,你说,好不好?”说完,龙天诚笑着起身,只是那笑声过于阴冷。

蒋离离一双大眼狠狠地瞪向龙天诚,渐渐地其中写满了乞求与疑惑,张了张嘴像是要说什么,却又无法吐出任何声音,整张脸上满是焦虑不安的情绪。

见龙天诚不为所动,她一双眼睛转而又死死地看向门口孩子离开的方向,无声地掉着眼泪。

看着面前这个女人渐渐咽下最后一口气,龙天诚缓慢地摆动了几下自己的脑袋,一边眼角划下一滴像眼泪一样的东西,他抬手抹了下,又像个没事人一样走近女人的尸体,抬手去合上女人没有闭上的眼睛。

嘴里却喃喃地说:“别怪我,这是你们欠我的。”

二十二年后……

“跪下,”一个满是怒气的声音吼道。

见对面站着的女孩没有动静,他拿起旁边的鞭子有节奏地敲打着手心。

“你这是需要我帮你?”

那有节奏的敲打声,让蒋依月的身体不自觉地跟着微微地颤了颤,人却仍旧倔强地站着。

只见龙天诚怒气冲冲地走了过来,一脚踹在她的后腿弯上,随之而来的是鞭子抽打的声音。

就连门边几个平时听惯了这个声音的随从,也不免跟着打个寒颤。

龙天诚一边抽打着地上的蒋依月,双眼一边冒出奇异的光,像是极度地兴奋。

看着地上那张越来越像的脸,而如今,她正像一个世界上最低贱的女人一般任他践踏。

他的心中便莫名地被一种快感填满。

“贱人,”他一边挥动着鞭子一边跟着咒骂道。

这样的日子对蒋依月来说并不陌生,这个男人,自有记忆起她便莫名地怕他,但最初却也尊重着他,因为他是她的养父。

关于蒋依月是龙天诚养女这一点,K城里凡是有头有脸的人都知道。

自蒋依月记事起,她便从龙天诚的嘴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的母亲叫将离离,是个可怜的女人,因生了她而病重离世。

只是关于她的父亲,龙天诚绝口不提。

仅有一次,那天他心情甚好,一手端着红酒杯,用漫不经心的语气告诉她,说他父亲因为嫌弃她们母女的出身低,所以早就不要她们了,要不是他看在她母亲的面子上可怜她,她早就死了。

每当在这样的时候,蒋依月既想着那位不知所云的父亲,又同时矛盾地在心里恨着他,她并不那么相信龙天诚所说的话。

“痛,很痛……”她以为自己早就麻木了,原来还是能感觉到痛。

                           

原创文章,作者:六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67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