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后宫画风清奇》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李予世,赵嫣正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这个后宫画风清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想欣赏妾身的腿毛吗

简介:青争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还好,脑袋还在脖子上。  老爹,救命!我好想回家。  妃子的心里头都有白月光?妈耶,皇帝头上绿油油的。  甲大臣:陛下,微臣最近得了一顶翠湖玉锦帽!  乙大臣:陛下,微臣最近也得了一对玉如意。  救命!我这是进入了什么妖魔鬼怪之地,这个剧本有点怪。她总觉得自己像是忘记了什么,原来姑奶奶是21世纪的美少女,刚刚穿越就失忆了(不一样的后宫,小心避雷,不是宫斗戏)

角色:李予世,赵嫣正

这个后宫画风清奇

《这个后宫画风清奇》第1章 皇帝的御花园就是美免费阅读

李予世看了一眼偷偷摸摸的少女,不知在想什么,眸光微动透出一丝忧色,或许是为自己伤感,又或是为别人。

树影斑驳陆离给人增了一丝慵懒又静谧的动态感,在这燥热的天气,平白无故添了点凉意。

“倒是一个难得的活泼性子,可惜入了这四四方方的笼子呢,唔……好像是吃人不吐骨头,倒是也没说错!”

李予世声音中带着一丝惋惜,似在怜香惜玉,又似在说自己一般。

他背后的福公公无言,眼角微微跳了跳,脸上的皱纹颤了颤,您老人家这么形容自己的后宫真的好吗?

但这种话也只能心中想想,便开口道:伺候皇帝是她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哪能算得上是搭上了性命,多少人求之不得的,岂会心中生怨,瞧瞧这活泼劲,明显高兴得来不及。”

皇帝失笑,自己的这位公公还真是八面玲珑,说话间颇有技巧:“那这福气给你你要不要?”

“哎呦,我的陛下,您莫拿奴才打趣!”福公公一脸惶恐:“能常伴陛下已经是奴才上辈子做了好事,这已经是天大的福气了。”

李予世瞟了他一眼,真想给这位置身这宫中大半辈子的老人说一声佩服,半生荣光皆在这墙内,活得风轻云淡也精明聪慧。

在这宫中啊,倒是十分受人尊重的,真不愧是从我老子那一辈活下来的。

这位老人身上的学问可多了去了!岂不论这智商,瞧瞧这拍马屁的态度谁听了不舒服?

夏日的燥热似浸进入了人的心肺,御花园倒依然是花团锦簇,美不胜收,时不时有几个娇艳的女子摇扇轻笑,更是给这花园衬得不似人间景。

“争儿,你进宫了要多加小心,后宫不比在府邸内,谨言慎行,你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也收一收。”

护国大将军的话还在耳边徘徊,只是他忘记了自己女儿的性子。

青争早就听说皇帝的御花园收集了天下名花名草,又由顶尖的专人打理,如今进了宫,早把自己父亲的叮嘱抛之脑后。

心花怒放之下,正巧碰到两个女子,一个柔柔弱弱,举手投足自有一股风流,好似春日柳,略施了胭脂,看着清爽又舒服,连唇色也是颇淡。

她并未着繁杂的宫服、头饰,一身清绿的衣服看着扫去了不少夏日的闷热。

另一人一身嫩粉,脸上颇有肉,笑起来眉眼弯弯的,像极了夜间的弯月映着水。

她肌肤白白嫩嫩的,在衣服的衬托下让人看得口干舌燥,这样一看似乎已经感受到摸上去冰冰凉凉的触感。

青争眨眨眼,心中感叹一声,真美。

她向来最喜欢美好的事物,无关性别,欣赏而不流氓。

又觉得自己太过孟浪,不动声色的移开目光,又恋恋不舍的在看了粉衣女子的嫩白的脖子一眼。

“咦?我怎么这么见过你?”绿衣女子开口,惊奇的打量着她。

两人以帕遮嘴偷笑,这位女子真是有趣的紧,看着她头上有些薄汗,便拉着人进了亭子。

“瞧瞧这小脸蛋都给晒红了,倒是用不上胭脂了。”

粉衣女子也笑笑道,看她实在热得紧,把自己手中的扇子递去。

她脸上也带着汗,但这那莹白的肌肤上似仙露般,倒是让人不敢在瞧一眼。

青争有些狼狈,偷看正主被抓了个正着,脸一红衬着阳光,花儿的颜色都淡了两分。

她只感觉两股不同的香气浸入了口鼻,不刺鼻,十分好闻,不由又吸了一口气。

手臂隔着衣服传来凉凉的触感,看了眼粉衣女,果如自己猜想的一样。

青争呆呆的任由两人拉她进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大脑一片空白。

两人身边并没有侍女,也没有着宫服,她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和行礼。

“听闻大将军家的千金昨儿进宫,料想应该就是妹妹吧。”

赵嫣打量着她:“的确是一个美人,好妹妹,可得与我说说宫外头有哪些趣事。”

赵嫣正是粉衣女,现在是昭仪位置,她笑道:“早在闺中之时就听闻妹妹上阵杀敌之事,心中早有结交之意,只可惜妹妹一直远在漠北。”

“我钦佩你这样的女子,身为女儿身也能保家卫国,抛头颅洒热血,漠北,大约是很美的!”陈婕妤脸上有些向往之色,又有些怅然若失,清素的衣着衬得她有些柔弱。

青争看着身边的两个娇艳的女子,一时间有些神魂荡漾。

好好的两个大美人,怎么就被猪拱了,一想到这里,青争就痛心疾首。

有人说皇帝好女色,宫中每一位妃嫔一侍寝,莫不都会称病三天,无一例外。

一想到父亲大人让自己抓紧皇帝的心,在后宫皇帝的宠爱和子嗣是最重要的,她就觉得压力山大。

青争也不觉得皇帝会让自己怀上皇嗣,毕竟自己老爹手握重兵,自己有了孩子不知道要惹起多少忌惮。

最重要的是,她从来没有想过侍寝。

大将军也不图什么,只希望青争能平安过了这一辈子。

青争入了宫,他更不敢交出兵权,怕没有能力为自己女儿在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撑腰,保驾护航。

三人都自我介绍完了以后,青争才开口讲述自己在漠北看到的风景。

“漠北呀,不同我们京都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在那里只见灿黄无限的沙漠,挺拔着一柱灰黑直聚的燧烟,横卧如带的黄河,正低悬着一团,落日火红的苍凉与浑圆。”

“辽阔的高原上,黄河奔腾而来。远远向西望去,好像是从白云中流出来的一般,在高山大河的环抱下,一座地处边塞的孤城巍然屹立,将士们……”

“今上也是十分圣明,对边关将士很看重,军饷粮草一直按时发放。”

青争见两女听得入迷,也放下心中的戒备,又捡了一些发生在边关趣事来说。

她也向往那无拘无束的漠北,心念转之又叹了口气,自己如今入了宫,也不知未来如何,前途是否险象环生?

太阳越来越大,凉亭也渐渐地起了热气,空中一片湛蓝,只有几片稀薄的白云,也算不上说云,用烟来形容或许更具体。

青争端起一杯茶喝,渴死她了,感觉嗓子都快冒烟了。

见惯了漠北女子的风情,一时间看见这不同类型的女子,小家碧玉,盈盈生态,到像是那话本中描述的仙女一样,心中只觉得软得一塌糊涂,不由得由着两人拉着她问东问西。

她脑海中总是冒出许多稀奇古怪的想法,一向喜欢欣赏一切美好事物的她也对这两个妃子很有耐心,美人看起来总是让人赏心悦目的。

待两人的宫女来时,她已经没有力气,只恨不得立马找个地方躺下,但又想到这里是皇宫,最讲礼仪,总不能让别人说自己的父亲是只会打仗的大老粗。

两人邀请她去自己宫中坐,她也只是摆摆手,表示改天再去。

“那你改天可得告诉我豆腐西施的结局,不许卖关子!”

青争看着那几盅茶,不由露出一丝生无可恋,那两人听得入迷,只顾着灌茶了,一杯接一杯的倒。

两女看着她现在连说话都没有力气,也有些脸红,好不容易听到外面的事,仿佛一片新天地、新世界在自己面前展开,哪里舍得放人。

看着她们俩愧疚又失落的神情,青争叹了口气,咬牙应下了过两天就去找她们。

看着两人依依不舍的目光,青争干笑两声,拔腿就跑,有些狼狈。

去它的礼仪,老头子也不在意的,再有下次她感觉自己要废了。

最关键的是,吃了那么多茶水,憋死她了。

“青争,你飘了啊,不能忘记这是皇宫,人心隔肚皮呢!”

青争暗自唾弃自己,本想去看花的,没想到耽误了。

她记得有一个故人喜欢这些东西,虽然自己不懂花草这方面的,但觉得那人真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配得上这些顶级的诗情画意,想着有机会可得好好挖一些草啊花啊送给他。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想欣赏妾身的腿毛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6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