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宠小锦鲤:摄政王沉迷养崽无法自拔》小说最新章节目录小团子,团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团宠小锦鲤:摄政王沉迷养崽无法自拔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荔枝兔

简介: 大晋权倾天下的摄政王,因杀孽太重,导致迟迟没有子嗣。 一朝喜得爱女,直接将其宠上天。 当小闺女要举高高时候,摄政王二话不说,当着百官的面就把小团子扛在脖子上:“糯糯就是要天上的月亮,父王也摘给你。”   当小闺女被人欺负时,怒发冲冠的摄政王:“给本王灭了他全族!”   当小闺女被一堆人争抢时,摄政王咬牙切齿:“谁也不准打本王闺女的主意!”   直到小闺女被某个狼崽子暗搓搓叼走……   小狼崽温柔且深情:“糯糯,江山为聘,成我妻可好?”   糯糯红着脸,刚要点头时——   老父亲摄政王突然阴森森的冲了过来,攥住狼崽子的衣领:“除非上门女婿,否则你想都别想娶本王的小公主。” “那玄朗愿意入赘。”小狼崽毫不犹豫。  (古言小甜饼,1v1,青梅竹马)

角色:小团子,团子

团宠小锦鲤:摄政王沉迷养崽无法自拔

《团宠小锦鲤:摄政王沉迷养崽无法自拔》第1章 小锦鲤出生免费阅读

大晋,摄政王府。

“生了!生了!”

“哇!”

婴儿有力的啼叫声划破了冷雾缭绕的黎明,摄政王府上下所有人总算松了口气。

因为,这一次,总算是个活的了!!

说来也怪,摄政王前前后后育了十几个孩子,但每次出生必定是死胎,外头都传是当年摄政王下令屠杀了敌国二十万降军,杀孽太重,以至遭了报应。

“本王终于有子嗣了!”原站在外间等待的摄政王,只觉脑中轰隆一声,向来杀伐果决不苟言笑的男人,此刻激动地眼眶泛红。

“恭喜摄政王喜得爱女!”

正当他要冲进产房时,稳婆已将洗净的小团子抱出来,恭恭敬敬的递给这个权倾天下的男人。

摄政王忙不迭接过,可他哪里抱过小孩子,手脚都是僵硬的,生怕弄坏了小团子。

最后在稳婆手把手的指导下,这才小心翼翼的抱好。

襁褓中的小婴儿小小的一只,软软的黑发耷拉在额前,眸子正闭着,睫毛长而卷翘像一把精雕细琢的小扇子,红润的小嘴允着拇指,令人心底发柔。

摄政王只看一眼,立刻溃不成军。

从此以后,闺女就是他的心肝!是他的命!

“哇!”随着小团子一嚎嗓子,外面瞬时乌云密布电闪雷鸣,很快哗啦啦的大雨便倾盆而下。

干旱半年的大晋终于可以喝个饱了!

“王爷,大小姐一出生就下了雨,定是大福之人,应册封公主,以谢天恩。”不知道是谁先跪了下去,四周的人皆齐刷刷的跪下请命。

就连闻讯而来的百姓们,都自发来到摄政王府门前,在雨中一起跟着请命。

“请摄政王册封小闺女为公主,以谢天恩!”

齐刷刷的声音响彻半边天。

摄政王自然不会拒绝,他边抱着小团子边道:“传本王命令,封本王的长女为福泽公主,封地江洲。”

摄政王如今一手把持着朝政,自然有这等册封权利。

而江洲地区,自古繁华,一地赋税抵得上三个省,这下小公主就相当于拥有了金山银山!

“另晋小公主生母,通房柳氏为柳侧妃,入主华清苑。”摄政王又道。

什么叫母凭子贵,什么叫一步登天,这就是!

要知,摄政王的侧妃就相当于是帝王的贵妃!

原本守在院内的莺莺燕燕们,羡慕嫉妒的快咬碎一口牙。

谁也没想到一个小小通房,竟诞下了王府长女!

五年后。

“公主!您慢些!慢些!”

王府内,一只身着桃花白兔襦裙的小团子正晃晃悠悠的往前跑着,粉圆的额头缀着晶莹的汗珠。

二十多个婢女丫鬟惶恐的追在她身后,两侧还有轻功厉害的侍卫跟随保护,但凡小公主有摔倒的迹象,就会立刻去保护。

“父王呢?”当萧糯糯推开摄政王的书房却没看到人时,大眼睛中不由泫然欲泣。

明明说好的,等她睡醒后就陪她举高高。

“回公主,王爷还没下朝。”贴身大丫鬟书桃连忙道。

小团子立即气哼哼的叉腰:“我要去找父王!”

“喏。”书桃恭敬道:“奴婢这就去为公主准备宝马香车。”

接着,由数百名带刀侍卫开路,奢侈的马车踏上长街,浩浩荡荡,威武至极,哪怕皇族的嫡公主都没这待遇。

四围的百姓唏嘘不已,暗道,这摄政王真是把他唯一的子嗣看的和眼珠子一样。

红墙琉璃瓦下的皇宫,百官们刚刚退朝,走在最前方的正是摄政王。

高大威猛的男人如今不过而立之年,身着玄色绣蟒朝服,墨发高束,俊美的脸庞布满威严与冷峻,周身散发着敢惹老子老子就灭谁全族的架势。

百官们皆小心翼翼的避着他走,生怕一个不小心乌纱帽就没了。

“父父!”

小团子一看到他,短腿立刻如离弦之弓,向他飞奔而去。

“糯糯!”刚才还威风凛凛的摄政王在看到小闺女那一瞬,连忙敛去一身气势,温柔的像四月的风,运起轻功以最快的速度接住团子。

“父王的小公主怎么亲自来了?”他伸出健硕的胳膊,熟稔的将小团子搂在宽阔的怀中,为她挡住骄阳。

小团子没有立刻回答,反而昂起脑袋,乌溜溜的眸子泫然欲泣的看着他,又软又娇的控诉着:“父父是骗子呢。”

“哦?父王哪里骗你了?”

“说好的等我醒来就陪我举高高!”小团子软糯糯的奶音说着说着,就哽咽住了,好像他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错。

“父王没想到糯糯会醒的这么早,别哭别哭,父王这就给举高高。”摄政王又急又柔的哄着,话落,赶紧小心翼翼的将糯米团子放在脖子上。

小团子这才破涕为笑,坐稳后,又拍了拍他的背。

“驾!”随着小团子一声娇喝,摄政王立刻雄赳赳的带着小闺女朝着宫门走去。

瞧着这幕,四周一片死寂,百官们瞠目结舌,眼珠子都差点惊掉下来。

“这,这这这真的是我们那位杀伐果断的摄政王?”

“没想到那么威风的摄政王,背地里却是个女儿奴。”

“这可是摄政王唯一的子嗣,能不在乎吗!”

“话是这样说,但要不是亲眼所见,下官怎么也不相信,摄政王还能有这一面。”

“谁不是呢。”

百官们悄悄议论的声音,自然逃不过摄政王的耳朵,可那又怎样,宠女儿还怕被人看见不成?

“糯糯变得好高好高,父王真的太厉害了!”正骑在摄政王脖子上的小团子,欢快极了,肉嘟嘟的脸蛋眉飞色舞。

听着小家伙的稚嫩的笑声,摄政王甘之如饴道:“只要糯糯高兴,让父王做什么都可以。”

“那父王等会来娘亲这用膳吧,娘亲今天亲自下厨呢!”小团子连忙顺着竿子往上爬,在他耳边撒着娇,像只讨人欢心的猫儿。

“都听糯糯的。”摄政王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父王真是世上最好的爹爹!”小团子毫不吝啬的夸奖,奶里奶气的嗓音叫人心头发软,恨不得把心肝都掏给她。

一旁的随行婢女书桃暗暗道,小公主还真是机灵,一个劲的给侧妃主子争宠。

                           

原创文章,作者:荔枝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71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