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病娇也要好好做人》小说最新章节目录齐祁,齐思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今天病娇也要好好做人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酱爆仙人球球

简介:熟知贺清让的人都清楚,起初贺清让对齐祁谈不上爱,更谈不上喜欢。最多也只是觉得,这姑娘笑起来,挺招人喜欢的。温暖纯良,性情温婉,像个小太阳。可谁知,所谓天真纯粹,狠辣利落,才是她真本色。*贺清让:“齐祁,你才是真疯。”“清让哥哥,你这话说的好生无礼。我装出一副温柔乖巧的模样,我以为,你会喜欢的呢。”女孩儿咧着嘴笑了笑,声音爽朗,双眸中带着天真,不含一丝杂质。奔赴一场死局,唯有以命相搏

角色:齐祁,齐思明

今天病娇也要好好做人

《今天病娇也要好好做人》第1章 我要她死,你也答应?免费阅读

二十三楼的天台上,景色并不好,乌黑的墙角处有着几根杂草使劲儿地往夹缝外钻,废弃的烂尾楼巍然耸立在这城郊处,人迹罕至。

可今日,这临时充当流浪汉跟乞丐的住所的地方,却是比平时“热闹”了不少。

“这出什么事了?怎么这警察都来了?”睡眼惺忪的流浪汉费力地往前张望,却被前面遮了个严实。

天台上的人不算多,约莫十几个,除了身穿制服,手握警枪的警察,前面还站着几个男人,西装革履,跟这个阴森森的地方,格格不入。

“有人挟持人质,喏,把人带到这鬼地方来了。”

彼时阴郁的天气压抑至极,刮起来的大风呼呼作响,虽是深秋,却寒意惊人。

四周的人无不严阵以待,心系眼前,事关性命,紧张又密切的氛围,缓缓萦绕。

“狙击手已就位,目标已锁定,随时准备射击。”

“贺清让,你再往前一步的话,我可真要把她给杀了哦。”

毫无畏惧且平淡地话语声骤然响起,声音还带着些稚嫩,随着这呼啸的风声传进众人的耳中。

她朝着那个叫贺清让的男人眨了眨眼睛,病娇而变态,一条人命在她的手中犹如蝼蚁。

……

“放了她,我什么都答应你。”

“真的什么都答应?”

女孩儿的脸上洋溢着天真可爱的微笑,似乎手上拿着刀的人,并不是她,可眼中深处的绝望,却是无法抹去。

“什么都答应,只要你放了她。”

男人再一次地重复着自己的话语,在此时此刻,是那般的苍白无力。

什么都答应……

女孩儿在心里默默地品味着这句话,清亮的眼眸中闪烁着光芒,轻轻扯了嘴角,抬起明媚的眼眸,

“那……我要她死,你也答应?”

这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对话,可她却说的起劲儿。

像是在开玩笑似的,可了解她的人,绝对不会认为这是一个简单的玩笑。

她是真疯,真的做的出来。

他顿时地沉默,她都看在眼里。

天色渐浓,她看了看站在男人身后的武装持枪的警察,亮绿色的马甲,给灰暗的周遭,增添了一抹亮色。

乌云密布的天空,终究是散不开。

绿色,那是春天的颜色。

可她……却等不到春天的到来了。

她淡淡地扫了一眼,不用想,狙击手早已经将她锁定。

横竖都这样了,她不由得嗤笑了一声,似乎突然想明白了什么。

无非就是这样,从头到尾,不过是一场荒唐。

她缓缓地松开自己手中刀具,将被挟持的女人往前用力地一推,自己却是犹如解脱般猛地转身往楼层边缘处一跃而下。

“清让!”

被挟持的女人猛然扑进男人的怀里,颤抖不止。

一瞬间的事情,是那般的猝不及防,女孩儿的动作,牵动着在场所有人的心弦。

可就在刹那之间,男人的瞳孔瞬间扩张,血红色霎时间充满眼角,将面前的人迅速推开,不顾一切地愤力地向前奔去,

“齐祁!回来!”

可怎会抓得住,能抓住的也只有从手缝溜走的冷冰冰的气体,还有倒映在瞳孔中逐渐朦胧的脸庞。

…………

“你叫什么名字?”

“贺清让。”

“清风明月,廉泉让水,真好。”

*

十一月的伦敦,空气中漂浮着肉眼可见的水汽,潮湿且又阴冷的环境中,裹紧身上的大衣却又依然能够感受到这湿冷不已直入肺腑的空气,在不留余力地往衣服里扎去。

齐祁不喜欢伦敦,自打懂事以来就不喜欢。

这个一年到头见到阳光次数少的可怜的国度,着实让她喜欢不起来。

齐祁猛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吸进去的全是冰渣,冻得胸口生疼。

“我操。”

这样脆生生的痛感,让她忍不住爆了粗口。

她此次出来的匆忙,本就是偷偷溜了出来,想着能约上学校里的朋友一同前往肯尼亚,结果却是无功而返。

面对着这般严寒的气候,更加坚定去肯尼亚的决心。

“Ashely,come here!”

裹着厚重披肩的齐祁猛然回头,这是她的父亲的声音,且唤她的语气中带着一丝的喜悦。

齐祁皱了皱眉头,清澈的眼眸望了过去,只见白色篱笆处停着一辆黑色的迈巴赫,父亲在与一名身穿黑色大衣的女人交谈着。

她抿了抿嘴,最终还是抬步走了过去,这才看清了女人的面目。

自己跟她有三分像,然而美人迟暮,或许年轻的时候会与自己更像。

“Ashely ,这是你的小姨。”

齐思明将女儿身上红色的披肩整理了一下,嘴角却是抑制不住地上扬。

齐祁不知道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她恹恹地撇了撇这个从未见过地女人,依旧礼貌性地称呼了一声小姨。

伦敦南肯辛顿区今日的气温已经的零下,可眼前的女人貌似最厚的衣服就是一件大衣。

还挺抗冻。

“Ashley,终于见到你了。”

林舒华嘴角带着标志性的笑容,显得格外可亲,她从未见过姐姐的这个孩子。

今日的见面,她不得不承认,这孩子的眉眼像极了她们林家人。

美的张扬而又明艳,眉眼处却又带着淡漠的疏离,瓷白的肌肤在这个灰暗的天气中,显得依旧是那般让人难以移开眼睛。

看来这些年齐思明把孩子养的还不错。

齐祁不喜欢面前这明目张胆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的目光,如同在审视一件商品,让她厌恶极了。

再说,她从未有过母亲,又何来小姨之说?

真是笑话。

“舒华,外面冷,我们还是进去说吧。”

齐思明道。

林舒华摇了摇头,“还是不了,晚点我还有个会议。”

话音刚落,齐祁呆不住了,“Dad,我冷,先回家了。”

齐思明的注意力显然不在她的身上,及其敷衍的拍了拍她,目光依旧停留在面前的这个女人身上,这让齐祁有些恼火。

“思明,我这次来的目的你也知道,现在祈祈也在这里,我们直接走程序就好。”

林舒华的嘴角依旧带着若隐若现的笑容,可这般的笑容落在齐祁的眼中,似乎极其阴寒。

走程序?

走什么程序?

林舒华的目光依旧在齐祁身上停留,身后助手上前,递来一份文件,“这是财产转让书,当初说就好的,孩子终究会接回林家。”

齐思明哪怕心里早就做好了准备,可当这话此时被堂而皇之地说了出来,依旧不是个滋味。

齐祁现在倒是明白了,眼前这个被称之为小姨的人,敢情是替她姐姐来拆散他们父女俩的。

终究会接回林家,当她是个可买可卖的商品吗?

四十七岁的齐思明脸上早已布满风霜,虽说当初他的确签下了这份协议,可这些年来,就算是一颗石头也被捂热乎了,更别提他的心。

他的嘴蠕动着,身旁站着他的女儿,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齐祁轻嗤了一声,脸上的乖戾藏不住,护着自己的父亲,眉眼间的不屑肉眼可见,

“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也从来没有见过所谓的母亲,所以你现在算什么?”

矛盾就是这样在毫无预兆的前提下,迸发开来。

她的脾气不好,谈不上嚣张却又隐隐带着戾,语气不甚温和,林舒华面对眼前这个小女孩儿的言语,却没有任何的感情浮动。

她明白现在突然将这件事放在明面上说,对一个孩子来说,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

可若是齐祁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后果恐怕难以预想。

这件事她当着孩子的面说,着实不妥。

“祁祁,你误会小姨了,我说的是你爸在孤儿院里照顾的一个小孩儿,中文名叫林之沂,你也认识的呀。”

林舒华的手搭在齐祁的肩膀上,似乎对于刚刚齐祁的言语攻击,对她没有产生任何的影响。

齐思明缓缓地反应过来,也跟着僵硬的抽了抽嘴角,将齐祁拉在自己的身后,“舒华,那就让Ashley先回去,我们找个地方谈谈。”

……

                           

原创文章,作者:酱爆仙人球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74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