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界天域》小说最新章节目录贺如风,贺天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万界天域

小说:玄幻

作者:敬逸轩

简介:仙域破碎,万界分离,无尽的岁月长河里,悬浮着一具古老而苍凉的无头巨尸,其身环绕着紫金色玄雷,偶有阵阵佛法古音传出,回荡在空旷的星宇之中,他是谁?又在诉说着什么?……一代废材贺如风,由万灵东域迷雾之海走出,以武淬体,以天火炼魂,为求永生路,血染万青天……

角色:贺如风,贺天奎

万界天域

《万界天域》第1章 落魄公子,贺氏如风免费阅读

迷雾之海,落霞峰,贺氏。

夕阳悄隐,皓月初升,一片由白色古玉铺垫而成的广场之上,整齐地排列着十数个孩童的身影。

而此刻,这群孩子正目不转睛地看向正前方的玄玉台上,哪里端坐着的四位白发老人。

在四人前方,则站立着一个身材魁梧的伟岸男子。

其肤色白净,身着一件黑色玄衣,一双粗眉犹如飞龙乘云,给人一种压抑之感,一双无比巨大的手掌,略有微光,他便是闻名于迷雾之海的贺氏族长贺天奎。

传闻其肉身防御无双,一身玄玉掌使得出神入化,曾以聚灵三重天境的实力,连越四重天击杀了一头嗜血魔龟,使得迷雾海众势力极为震惊,纷纷派遣使者登门拜访……

少时,只见其抬头朝昏暗的天空望了望,又转头朝身后的四位老人递去个询问的眼神,得到几人点头示意后,这才大步向前,朝广场上的众人朗声开口道。

“下面我宣布,我贺氏年轻一辈潜力测试就此结束!贺天一、贺文歌、贺如霜三人,分别以蓝级六品,五品,四品天赋荣获前三甲,从今往后,我贺氏一族将倾全族之力栽培。”

其话语刚落,原本平静的广场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而作为前三名的贺天一几人,则表情迥异地看向玉台右下方一昏暗角落里,哪里似乎蜷缩着一个全身颤抖的一小男孩。

少时,待众人兴奋之情褪去,贺天奎这才抬起右手,轻咳两声将众人的声音压了下去。

“自千年来,我贺氏一族屹立在这迷雾之海,一贯讲究赏罚分明,物尽其用,可悲的是我贺氏,竟然出了一个废材之体,故经长老会决定,将贺如风一脉剥离祖籍,逐出迷雾之海!”

“什么!如风他竟是废材之体?这……这不可能吧?”一瘦小男孩自语嘟囔道,他名贺峻霖,乃贺如风最好的朋友,故而闻言最是震惊。

“哼,有什么不可能,族长大人的话还有假不成?况且众人亲眼所见,他并不能激发天赋灵石,不是废材又是什么?”其身旁一华服少年听闻,不由得冷哼一声,不屑地说道。

这华服少年,正是贺氏大长老贺星云之孙,拥有紫级六品恐怖天赋的贺天一。

“难怪我说昨日的测试怎么不见这小子,原来是废材之体……”一旁的贺如霜闻言,豁然开朗地暗暗想道。

而角落里被点名的贺如风,此刻竟不在颤抖,反而起身朝玉台处走来,一直来到贺天奎脚下,这才停下脚步。

其身材瘦小,衣着残破,一头长发被其简单地束缚于腰间,那如星辰般漆黑的眼眸,分外深邃,其皮囊之俊可见一斑!

只见他躬身朝玉台之上行了数礼,这才抬头望向台上的贺天奎等长辈,朗声开口道。

“族长之令,如风莫敢不从,然离别之际如风有个不情之请,还望族长大人您能答应。”

闻言,贺天奎不由得眼神微动,似乎是猜晓了如风将要诉说什么,未等其继续,便率先开口打断。

“我贺氏讲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你也不要怪贺氏无情,要怪就怪你父年少轻狂惹下的祸患吧……”

“从今往后,你已不在是我贺氏之人,故而已经没有什么好惦记的了,下去吧!从今往后,生死各安天命。”

……

贺如风忘了自己是如何走下落霞峰的,族长的冷漠,同辈的嘲讽之声犹在耳畔炸响,这天,恐是塌了!

天阴沉沉的暗了下来,而身体瘦小的贺如风,此刻才踏出山门,回首看向那高悬于空的贺氏门庭,不由得有些伤感。

“若没有当年那一战,父亲他又怎会身死道消?若无父亲舍命相护,族长大人他又怎能坐稳如今之位?若无当年的那一场意外,我又怎会落得个废材之体下场……”

“这一切,都是因为丹田内的这块废铁,我不甘心!”

贺如风跪在山门处,仰天呐喊,然震耳欲聋的雷鸣伴随着倾盆大雨,悄然将一切吞噬,竟无人发现一丝异样。

这一刻,贺如风他似乎不在是个少年,焕然间,一种莫名的气势由其身上悄然散发开,朝着天空飘去,一直飞向那深邃浩瀚的星空。

贺如风却不知晓,这一切,尽被其丹田中的“废铁”见证,然此刻的它却只是散发出一缕紫光,若不可察,随即又归于沉寂,而贺如风他也因这一缕紫光的出现,双眼泛白,晕死了过去……

迷雾之海说是海,其实是一片古老的原始森林,其地域面积之广,在整个万灵东域也算得上是少有之地。

其丰富的金属矿产,各种灵药兽核资源,更是无数修行之人最为渴望的修行资源。贺氏的祖先,便是千年前率先落居于此的几人之一,随着时间推移最终演化成了如今的贺氏家族。

不知过去多久,贺如风在一阵饥寒交迫中慢慢醒来。

入目处,周围黑茫茫一片,大雨倾盆,贺氏山门依旧紧闭,唯恐让自己这个“外人”逃了进去,想到这儿,贺如风不由得自嘲一笑。

“这真是自己生活了十余年的地方么?”

“生死安天命?哈哈哈,安天命!好一个安天命。”

“唉,天下之大?何处容我,何处又为家?从此,我贺如风就在无一个亲人了。”从泥水中慢慢站立起来,贺如风喃喃自语道。

回首再望了一眼那紧闭着的山门,贺如风不在犹豫,迅速朝山下走去,那瘦小的身体在风中,略显萧瑟落寞。

……

落霞峰顶,贺天奎立于天玄殿上,遥望着远去的贺如风,负手而立,竟久久无言。

“唉,希望你让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对的吧,只是可怜了如风这孩子。”

暮然间,一道倩影闪过,落于其身旁,似乎知晓贺天奎在烦恼着什么,不由得朱唇轻启,柔声询问道。

“师兄,你还在担心如风吗?那为何又要将其剥离祖籍,逐出迷雾之海?”

“云师妹,你不懂,这是大哥的意思!我只不过按照他临终遗言所做罢了。”闻言,贺天奎不由得有些苦涩地诉说道。

“什么?竟是大哥的意思,难道……”似乎被其言惊吓到,贺云儿不由得捂嘴惊呼。

“强者如困境之兽,非平凡而懈怠,有些人,生来便已注定不可平凡。”……

——

作者有话说:

                           

原创文章,作者:敬逸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677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