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宁九州,邋遢道人《龟驼天道,崛起九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龟驼天道,崛起九州

小说:玄幻

作者:猩猩不知道伤心

简介:九州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卷帙浩繁载岁月。上古传说,苍穹主执掌中州,煌煌如天;大禹皇横亘禹州,厚重如山,幽主隐匿深渊,诡谲莫测…。岁月不居,时节如流。当传说逝去,谣言开启。九州是废土。大禹国宁九州,遭宁府上下针对,过着咸鱼一样的人生。直到某日遇道人,给他算了一卦。也许是鬼迷心窍,亦或是病急乱投医,他决定搏一搏…。未来…。

角色:宁九州,邋遢道人

龟驼天道,崛起九州

《龟驼天道,崛起九州》免费阅读

茫茫禹迹,划为九州;经启九道,民有寝庙;兽有茂草,各有攸处。

禹州圣庙遍地,记载上古时期大禹皇生平功绩。

大禹国,大禹山,大禹庙。

一路跋山涉水、披荆斩棘的宁九州吐气成雾览群山,半抹红晕悄然爬上清秀的脸庞。

登高望远,狼嚎两声,直吐心中浊气。

飞鸟野兽惊起,不速之客来临。

宁九州揉搓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回手怀中掏出一张泛黄牛皮纸,一一对应眼前地标和场景。

对是对上了,但有出入。

说好的宝光冲天,耀华十里。

“淦!”

“淦!”

“淦!”

宁九州怒喝三声,攥紧地图的手,指节都呈现青紫色。

冬日的阳光照临身上,却无一丝暖意。

他,被骗了,血本无归。

大禹国自古民风彪悍,是男人就该习武,而宁九州身体羸弱,自被视为异类。

就算是身为宁府公子之一,没少遭受白眼,家主不待见就算,下人也是为虎作伥,欺人太甚。

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万般皆苦,唯有自渡。

这一渡,水快淹到脖颈,临死就差一步。

误信人言,悔不当初。

看着这破败凄凉、门可罗雀的圣庙,本就虚弱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手扶石柱,冰凉入心口。

宁九州心哇凉哇凉的,脑海里不由浮现当日大街上一幕:“我观公子必定生于大户人家,但却郁郁不得志。”

紧接着,道人掐指间蹙眉:“小道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宁九州看着眼前邋遢道人,虽有不喜,但见其说到心中痛处,还是不由停下脚步。

道人见状,浑浊双眼泛起点点星光:“禹都三十里…。”

说到这的道人停了下来,宁九州心奇却面色无波。

“老道有个规矩,一卦当值千金,但千去其一,只取九百九十九金,多一金不要,不知公子…。”

听到这的宁九州拔腿就走。

糟老头子坏得很,妄想诓骗老子,当我傻呢。

老子武力值不行,但智商却是杠杠滴!

“寸晷轻尺璧,神功宁九州。”道人轻语之声,宁九州驻足原地。

他的名字就是由此而来,据说是他素未蒙面的亡父所起。

这道人,有点名堂。

“稍等片刻。”眉头皱成一团的宁九州似做出某种决定,快速离去。

不一会儿,宁九州重新来到此地,只不过手里多了几件首饰。

但奇怪的是,道人只要黄金,言其“规矩”如此。

宁九州内心甚觉怪异,但没来由的,内心有了点点信任。

无奈,只得带着道人来到商埠,依言而行后,道人神秘兮兮附在宁九州耳旁:“大禹山有宝,公子可往圣庙一行。”

……。

终究还是被套路了,当日场景历历在目,无比清晰。

他以为抓到的是救命稻草,没想却是索命之绳。

以后这生活要怎么继续下去,那可是他们娘俩相依为命的全部家当。

若是母亲知道,宁九州不敢往下想。

“都怪那杀千刀的无良道人,别让我遇见,不然非得拨皮抽筋,方解心头之恨!”

“也怪自己鬼迷心窍,当时怎会有那种荒唐想法:搏一搏!”

“这下好了,宝物没看着,这深山老林,阴森恐怖…。”

脸火辣辣的,心冷冰冰的。

自怨自艾的宁九州不甘心,再次遍寻圣庙无果,身体发冷的坐在石阶上。

很快,宁九州发察觉不对。

按理来说,大禹国圣庙理当香火鼎盛才对,为何此地却是这般。

“难道是皇室没发现这处庙宇?”

宁九州很快将这个猜测否定,大禹皇功绩彪炳千秋,筑万千庙宇彰显,不该有遗漏,宗人府都有记载。

除非….,是有人故意放任如此。

事出反常必有妖!

宁九州来了精神。

可圣庙之内四处透风,一眼望尽。

唯一奇怪的就是眼前这大禹皇雕像,剑指枯井,而枯井旁,有一块及膝石碑。

石碑之上,长满青苔绿植,看不清原状。

在他的记忆里,大禹皇雕像都是庄严肃穆,很少,不,是没有如此杀气凛然的。

天色渐黄昏,夜幕侵蚀而来。

宁九州靠近枯井,拂去杂草。

枯井壁上,“镇龙井”三字在夕阳映照下泛起血色光晕。

宁九州眼中忽然呈现尸山血海,一阵恶心眩晕感袭来,当下骇然后退,眼神惊惧看着这口枯井。

隐约间,血色弥漫此地。

枯井之下,有清脆龙吟声。

宁九州觉得肯定是饿昏头,以致于出现幻觉。

这世上,龙,向来都只存在于传说中。

囫囵吞枣,宁九州慌忙拿出两个馒头啃起来。

似乎是吃饱了,身体暖和一点,那种心悸之感才稍有所解。

再看去。

“镇龙井”三字也就那样,并未出现之前的异常。

往前迈去,枯井下除了藤萝之物,再无其他。

漫步圣庙,宁九州内心出奇宁静,心绪祥和。

突然,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有人!荒山野岭怎会有人来此?”

宁九州急忙找寻躲藏之处,刚一藏好,两道人影倏地落下。

“楚师兄,大禹国乃上古时期大禹皇后裔,为何他们没有传承经文,只是一个凡尘中的小国而已?”

“据说上古时期天变,大禹皇和神秘妖物大战,未能留下只言片语就陨落了。”

“神秘妖物?”

“不错。”

躲藏在暗中的宁九州静静听着,不敢吱声,亦不敢乱动。

他所知的大禹皇事迹,跟来人所言有所区别:大禹皇乃寿终正寝。

看来这其中,有不为人知的秘辛。

“楚师兄,你确定这破庙有大禹皇传承?”

闻听这话,宁九州内心震动,忍不住想探头一观,可随即还是忍住好奇,一动不动。

“他不会骗我,也不敢。”

宁九州不知说话之人所言的“他”是谁,但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夜色降临,一轮银钩悬挂天际。

安静下来的四周波澜再起,黑云涌动。

诡异的钩月将自己隐藏,彷佛在恐惧什么。

洁白的光瞬即变为无底的暗。

天,黑了。

夜,更加深了。

风,无端吹起。

“近了,要被发现了!”

宁九州的心狂跳,绷紧的脚趾恨不得抠出个藏身的地洞来。

寒风吹拂下,皮肤之上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之后,汗毛根根竖起,精神高度集中。

宁九州甚至感受到近在咫尺之人呼吸,他的心,已经快提到嗓子眼。

一旦被眼前之人发现,在这荒山野岭,灭口是肯定的。

宁九州好似已看到自己命运。

“元师弟,快来!”

大殿之外急促呼喊声,打断了半空伸来的手。

宁九州逃过一劫,全身都湿了!

“元师弟,这石碑有问题,你发现没有,灵识好像不能用了。”

刚赶到的元师弟一听这话,运功行法后咋呼道:“好像是,我的灵识被吞噬一空。”

黑暗中,两人围绕着石碑兀自打量,夜色也难掩他们面上喜悦。

“砰!”

元师弟一掌轰击在石碑之上,突然而来一股巨大的反弹之力作用在他身上。

一声闷哼,元师弟往后退去。

“不可鲁莽,此地事关大禹皇,当谨慎小心,不可妄动。”楚师兄忙高声呵斥,刚才的他没想到其会突然出手。

擦去嘴角鲜血的元师弟,学乖了。

大殿内的宁九州努力竖起耳朵,想听清楚外面的动静。

“元师弟,你说这石碑会不会就是大禹皇传承所在?”黑夜里,楚师兄注视着石碑,幽幽开口。

破庙中的宁九州心头一动,虽然不知他们说的传承是什么,但想必不凡。

“镇龙井!”元师弟并未回应,反而是说了这三字。

楚师兄循着其目光看去,枯井壁上的“镇龙井”三字熠熠生辉,仿佛黑夜也掩盖不了其光辉。

“楚师兄,传说极有可能是真的!”

闻言的楚师兄心有湍流,呆呆看着这口枯井,而后脸上出现狂喜之态。

若是传说为真,那此地肯定有大禹皇传承。

两人想法不谋而合,相视间心有灵犀,转身间目光火热地看向石碑。

大禹皇功参造化,留下的传承非同小可。

“让我来吧!”说着这话的楚师兄,神情肃穆,掐指捻诀。

突兀的,手上多了一滴精血,腥红的光芒在黑夜中尤为刺眼。

“煌煌上天,禹皇有灵,引子孙之血以祀,秉虔诚之心以祷,临!”

楚师兄话语落下,手中那滴精血没入石碑之中。

忽然,一道白光直冲九霄。

大禹山宛如白日。

大禹国皇城,禹都。

奢华靡香的高楼有一副奇异之景,一个邋遢道人不顾他人鄙夷目光,正在大块朵颐,如牛豪饮。

边上两位容貌出状的女子强忍怪味,笑意盈盈倒酒,努力用温柔的目光看向道人。

不经意间瞥向桌上刺眼光芒,目光尽是贪婪。

“嗯。”正在吃喝的邋遢道人停了一下,眼中一道白光冲霄,而后,四周一片漆黑。

“这是哪?”邋遢道人愣了一下。

其视角,豁然是破庙中,躲藏在暗中宁九州的视野。

这是神祈之术,非寻常修士所能施展。

施法者可借助目标洞察四周环境,甚至是可通过其出手而不被人察觉。

破庙中的宁九州,似乎在刚才一瞬间,胆子大破天。

心潮涌动下,悄然走出破庙大殿,伏身残垣后,露出双眸看着石碑前的两人。

“灵霄洞天弟子,有趣。”酒楼里的邋遢道人轻语一声,而后酒兴高至,气氛愈加浓烈。

“天缘将至,当狂饮为贺!”

“起!”破庙石碑前,楚师兄心旌神摇,厉声高喝,一指点出。

一旁之人也是目光炯炯,看向石碑。

在宁九州眼中,石碑拔地而起,仿佛无穷无尽。

大禹山地形丕变,圣庙坍塌,尽成一片废墟。

出奇的,宁九州跳跃间完好无损,且未被发现。

他也在好奇,什么时候身体变得这般灵活。

“小子,你得感谢道人我!”酒楼中邋遢道人满酒而饮,眼神竟是蔑然之态。

毕竟,凡道有别。

邋遢道人觉得能将神祈之术用在宁九州身上,他应该感觉荣耀万千。

“道长您嘀咕什么呢?”边上女子好奇问道。

邋遢道人轻瞥她一眼,面容和煦,春光满面轻敲桌子:“倒酒。”

须臾间,山石烟尘落地。

先前破败圣庙不见踪迹,唯有一尊石碑高耸入云。

“这…。”石碑不远处两人倒吸口凉气,不清楚眼前这什么状况。

可很快,石碑之上依稀间有字凸显,似浑然天成。

“禹皇经!”

楚师兄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认出了石碑之上开头的三字。

“楚师兄,这天大的造化居然降临在我们身上,灵霄洞天掌门当唾手可得。”得意忘形的元师弟上前,似情人般摩挲着石碑,眼中贪婪掩饰不住。

“你错了,这造化,是我的!”

“嗯。”惊愕的元师弟,心口一痛,低头看着胸前滴血剑尖。

“楚师兄,你…。”元师弟想挣扎却感觉黑暗袭来,满腔不甘,化为眼里悔恨。

大意了!

他低估人性的贪婪,天大造化面前,岂能同他人分享。

宁九州见状错愕万分,感觉刚才逃过一劫,实属幸运。

不然他的下场,也不会比这位好多少。

瞬即心中一震,灵霄洞天之名如雷贯耳。

眼前这两人居然是灵霄洞天弟子,难怪看起不凡。

“这小崽子是个狠角色,我在他身上怎么看到那老东西的影子,难道是他后人?”上帝视角的邋遢道人把玩手中酒杯低语,似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哈哈,禹皇经终入我手,哼,小小灵霄洞天怎入我法眼,师弟,你格局小了!”

看着倒在石碑前的尸体,楚师兄再也难掩心中喜悦,志冲霄汉。

“小人得志!”邋遢道人波澜不惊,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在现场的宁九州却是感觉一阵惊悚,情况不对,无形中好似有双眼眸在盯着他。

不远处,站在石碑前的楚师兄,已经开始参悟石碑之上禹皇经。

宁九州心情无端烦躁,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福至心灵,往之前枯井所在之地看去。

祸来神昧,危险在那!

依稀间,宁九州好似看见一双绿豆般的眼睛。

“噗!”

就一眼,宁九州一口鲜血喷出。

酒楼邋遢道人更是亡魂皆冒,紧随其后,魂血吐朱,黯淡无光。

突然而来的举动,将身旁俩女子吓得花容失色,尖叫中纷纷跑出去。

“坏了!”邋遢道人面色惶急,再无之前淡定。

他的道法,失效了。

刚才那双眼眸,他不仅看见,并且因此而伤。

事情脱离掌控范围,心态崩了!

煮熟的鸭子,有可能飞走。

瞬间消失在酒楼的邋遢道人飞出皇城,而方向,正是宁九州所在之地。

“跑!”宁九州心中此时只有这个念头。

跑了半天的他发现,自己身体还是那样虚弱,跟刚才完全是截然两人。

冥冥中有感,那道目光始终在自己身上,并未移开。

如芒刺背,隐隐作疼。

甚至的,还有点戏谑成分居中。

宁九州不跑了!

横竖都是死,何必徒惹笑话。

“嗯。”枯井旁注视的目光,似在奇怪宁九州为何原路返回。

“哈哈…,这就是传说中的禹皇经,我楚天雄必将称霸九州,遨巡万宇…。”

“砰”的一声,他的身体炸裂在天地间。

“什么垃圾玩意儿,敢夺我东西。”转头间,眼神玩味地看向宁九州。

宁九州顿觉头皮发麻,双腿下意识的夹紧,一脸欲哭无泪道:“前辈,我说我是来郊游的,您信吗?”

                           

原创文章,作者:猩猩不知道伤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2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