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一个小学渣怎么就被神鬼朝拜了》王健,王梁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一个小学渣怎么就被神鬼朝拜了

小说:都市

作者:姜植牙

简介:某日,天空出现一个巨大的黑色太阳。自此,这人世间便神秘了起来。传说中的恐怖生物,亡魂……逐渐出现在人类的视野!

角色:王健,王梁

我一个小学渣怎么就被神鬼朝拜了

《我一个小学渣怎么就被神鬼朝拜了》免费阅读

南华市老城区,一家住户内。

“咳…咳!”女人咳嗽了几声,掏出一根火柴。

刺啦——

火光亮起,女人的容颜显现。

那是一张精致的美妇面容,但是她身上的衣着却非常普通。

屋内还是灰蒙蒙的,陈设也有些老旧。

女人用火柴点燃了一旁的粗大蜡烛,火柴是女人的儿子拿回来的,说是路上发传单的人送的。

蜡烛身上满是凝固的蜡油,看起来麻麻赖赖的,如同哥特式建筑一般,只不过建筑顶端被烛火代替!

“咳!咳!咳!!!……”

点燃蜡烛后,女人又剧烈的咳嗽了几声,喉咙难受的她朝着垃圾桶吐了一口。

嘎吱——

房门被推开,进来一个少年!

“妈,怎么又停电了?”少年将书包放在一旁掉漆的椅子上,便坐在了饭桌前准备吃饭。

“咳…咳咳!!!”少年也剧烈的咳嗽了起来,但只是干咳。

“估计还是老样子,我们这老城区的线路老化严重!

唉,不说这些!

小巴,喝口水润润嗓子!”女人端起桌子上准备好的温水递给了少年。

两人都没有在意咳嗽,尽管他们时不时就会咳嗽一下。

很快,少年便吃完了饭,他有些无力的站起身朝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女人看了一眼少年,长叹一声,有气无力的喊道:“小巴,你去锻炼锻炼,趁着年轻…咳咳…的时候还能动,别等到像妈一样的年龄,想动却不能动了!”

“妈!没有用的!”少年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说道:“人该死的时候就和爷爷奶奶一样,医生用尽了办法,我们…咳…咳咳咳咳咳咳耗尽了家财,怎么都不能救活他们的!

所以病和锻炼没有关系!你看我爸不仅没有病,反而还去当兵了!”

“去锻炼!”女人语气坚定的说道,但是扶着桌子起身的她,三十多岁却宛若一个老态龙钟的老妇人,身体上的病和精神是两回事,不能让病痛摧毁了一个人的精神,女人又补充了一句:“家里的活都不…咳咳…要你做!”

“好好好!”少年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望着少年单薄瘦弱的背影,女人怔怔出神,久久才回过神来。

缓慢的收拾完,女人便开始打扫卫生……

没太久!

咚…咚!咚!

传来了敲门声。

女人第一反应以为是儿子回来了,但是儿子是不会敲门的,女人便警惕起来。

“谁呀!”女人抄起拖把猫在门后,谨慎的问道。

“你好,我们是民政部的,请问您是……王健……的家属吗?”

门外是一个男人的声音,虽然说话慢吞吞的,但是铿锵有力,一听就让人感觉很干练。

闻言,女人一把拉开门,神色慌张而又急切的问道:“王健怎么了?他没事吧?”

门外一男一女,两人都穿着军装。

见到屋内的女人这样,两人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无奈与悲痛。

“说…咳咳……吧!”女人双眸闪烁,她感觉到很不安,但还是强颜欢笑的说道:“没事!”

“王健是一个好同志,他……”军装女人话还没说完。

“哇……啊……”

屋内的女人便崩溃的大哭起来!

两人见状慌忙搀扶!

……

十分钟后,军装男女离开了。

女人不是第一个没有丈夫的,同样,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通知了女人,他们还要通知下一个女人!

他们的心情一直都很沉重!

为了国家的和平与安定,一直都有一些人在默默付出!!

……

屋内!

女人坐在桌子前痴痴地看着桌子上的那一个厚厚的文件袋,她的一对美眸空洞无神!

猛然,女人深吸了一口气,眼泪继续哗哗的掉。

“咳咳咳……咳……咳!”

“烦死了!”女人被自己的咳嗽病简直快要气疯了。

男人死了,还有病魔缠身,女人的脑海中冒出了轻生的念头。但是一想到还有一个和她一样被病魔困扰的儿子,她怎么都不能狠下心来抛弃儿子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世上活着而没人照顾!

最终,女人将那个厚厚的文件袋藏了起来,她不打算告诉儿子这个悲痛的消息,她准备一个人扛着。

藏好文件袋后,女人缓慢的来到门口!

抬头望着天上的圆月,女人又悲伤起来。

锁上门,下了楼,女人离开了家。

楼边,两位大妈在聊天,见到女人后竟是一声不吭的注视着。

女人瞪了两位大妈一眼,两位大妈立即转头,不敢再看。

等女人远去后,两位大妈便又开始激烈的讨论了起来。

“看她那样,王健一定是死了!两个当兵的都来通知了!”

“唉!她本来就有病,还要供养一个儿子上学,现在,男人又死了,真是太不容易了!”

“说人家不容易,也不见你帮人家两个?”

“你还说我,你不也没帮人家?再说,谁家容易了!”

“也是,我们都不容易!”

两位大妈继续聊着,但是一旁却走来三个中年男人。

三个中年男人浑身带着酒气,一个男人指着月亮说他上辈子娶了嫦娥,所以这辈子要打光棍!

还有一个男人不服,说他上上辈子是个大地主娶了七仙女,所以要打两辈子光棍!

最后一个男人说天上的仙女都被他娶了,所以他不仅前几辈子是光棍,下辈子也是光棍!

“你说什么?”一个男人忽然看向大妈问道:“谁男人死了?”

“好像是王健的男人死了!”另一个男人醉醺醺的说道。

“什么王健的男人死了!”一个大妈想笑,却感觉对人家不尊重就忍住了解释说道:“是王健死了!”

“王健死了?!!”三个醉男人同时眼前一亮,立即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就是刚刚,小巴他妈出去了,看她那个样太惨了,也不知道出去干什么!”

“哎?”另一位大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猛一跺脚,一脸震惊的说道:“小巴他妈不会是要跳河自杀吧?”

“坏了!还真有可能!”大妈也跟着跺脚,并且猛一拍手说道:“走走走,跟过去看着,别真跳了!”

“哪边?”一个醉男人看向大妈问道:“小巴他妈什么时候走的?”

“刚走的,那边,赶紧走,得拦着她!”

……

一行人就这么快步追了上去。

只不过两位大妈走得慢,三个醉男人走得快。

两位大妈的脸上是慌张,三个醉男人的脸上有慌张但更多的是兴奋!

……

河河是一条贯穿南华市老城区与新城区的河!

小巴的妈妈此刻就坐在河河边的台阶上。

望着阴森而又平静的河面,女人又大哭了起来。

虽然流了很多的眼泪,但是此刻,女人的眼眶中的眼泪又如同决堤一般涌了出来。

这里人少,熟人更少,所以她想来到河边宣泄自己的悲伤情绪,她不想被街坊邻居看出什么,然后又传到儿子的耳朵里面。

“在那边!那边有人哭!”一个男人很是激动的喊道。

“我看到了,在那!”

紧接着三个喝醉的单身汉便朝着女人所在的位置狂奔而来。

女人停止了哭泣,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心如死灰!

妈的!贼老天!

我想哭一场都不让我安生!

女人见到越来越近的三个男人身影,她立即站起身跑了起来,但是久病缠身的她,动作慢了不少。

三个男人都是附近的单身汉,经常骚扰独居的女人,她也被骚扰过。

现在附近人那么少,女人很怕三个喝醉的男人胡来!

“她想跑!”一个醉汉发现了慢跑的女人指着大声喊道:“别让她跑了,我们追!”

“哈哈哈,小巴他妈,不要怕!你男人死了,我来当你男人!”

“我不服!凭什么是你!”

“那就……谁先抓到小巴他妈,她就是谁的!”

“好!”

不一会儿,女人便被三个醉汉围住!

“你们不要过来!”女人被包围,惊慌不已,这一刻她已经做好了跳河的打算!

“我们已经过来了,小巴他妈,你需要一个男人,我们三个你选一个!”

“滚,我不选,你们都不配!”

“别嘴硬了,我知道一个女人很寂寞的,如果你觉得为难的话,我们三个可以一起满足你!”

说着,三人互看一眼便对着他们中间的女人伸出了魔爪。

“啊——”女人尖叫一声,想要冲开三个醉汉的包围跳河。

“干什么的!”

但是不远处却传来一道暴喝声!

……

王梁艰难的拉了个无距离单杠,趴在地上没有做俯卧撑便起身回家。

不是他不想锻炼,而是这具病态的身体太差劲了些。

回到小区门口时撞见了两个同样进小区的慌张老大妈。

“哎!小巴,你干嘛去了?”

“怎么了?”

“你妈跳河了,就是河河,咱小区的三个男人已经去捞她了,我们再回去喊人!”

“怎么可能!”王梁觉得两位大妈是在鬼扯。

“两个穿军装的到你家说你爸死了,你妈扛不住就去跳河了!”

“真的吗?!”王梁抓住了老大妈的衣服,一脸严肃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我和你李大婶亲眼看到的!那还有假?!”

“妈!!!”

王梁转身便朝着河河跑,速度很快!

来到河边,王梁没有看到人,便沿着河边一路狂奔!

久病的身体不支持他这样拼命的奔跑,停下来剧烈咳嗽了一阵,他便继续跑。

“妈!!!”

边跑边喊!

“啊——”

猛然,一声凄厉的惨叫响起!

一个醉汉被一刀捅死,他旁边的那个醉汉一看,拔腿就跑,酒瞬间就清醒了。

手持杀猪刀的男人阴邪一笑便追了上去,在地上躺着两具单身醉汉的尸体,还有一个吓昏的女人。

醉汉娘娘腔腔的摔倒几次,被追上来的杀猪刀男几刀解决。

杀死了最后一名醉汉后,杀猪刀男又回到了女人的身边。

不远处,王梁看着那个手拿杀猪刀的那人蹲下来,伸出手摸着一个女人的脸,表情非常狰狞!

王梁很想冲上去和杀猪刀男一决高下,然后救出自己的母亲。

但是他怂了,他一直都很懦弱,怕死!

他本就生病,再加上身体瘦弱,怎么可能打得过膀大腰圆的杀猪刀男呢!

焦急的王梁在见到杀猪刀男伸出手摸母亲的脸时,彻底崩溃!

他昏倒了!

杀猪刀男摸了一下女人的脸便收回了手,接着他将杀猪刀放进河里洗了洗。

“杀漂亮的女人一定要用干净的刀!”

洗完刀后,杀猪刀男一手勾起了女人雪白的下巴,另外一手持刀准备割破女人的喉咙!

“谁!”

猛然,杀猪刀男一转头看向身后警惕的说道。

不知何时,王梁出现在了杀猪刀男的身后。

此时的王梁,无比的冷静,他的双眸直勾勾地盯着杀猪刀男,眼神中再也没了畏缩与害怕,取而代之的是冷漠!

俯瞰众生的冷漠!

“你到底是谁?不怕死吗?”杀猪刀男站起来,转身面对王梁挥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杀猪刀。

这时,王梁圆睁的双眼变得漆黑,身体也缓缓飘起,他伸出五指,掌心对着杀猪刀男。

口中冷冷地说了两个字:

“瘟疫!”

“什么乱七八……”

杀猪刀男话还没说完,便感觉呼吸困难!

呛啷——

他丢下杀猪刀,双手抓紧了自己的喉咙。

与此同时杀猪刀男的全身很皮肤开始起泡,溃烂,腐败……

转眼间,杀猪刀男便七窍流血,全身溃败而死!

悬在空中的王梁身体突然一软,坠摔在草地上,昏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姜植牙,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3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