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攻略反派穷追不舍》小说最新章节,凌郁渃,景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穿书后攻略反派穷追不舍

小说:玄幻言情

作者:乌漆抹黑

简介:【古灵精怪沙雕女×亦正亦邪腹黑男+搞笑风+甜文】凌郁渃自己怎么也没想到,摔个跤就穿书了!重要的是她不看小说啊!完全不知道书里是啥内容 。那怎么办?她的任务是攻略反派啊!知不知道内容已经不重要了,大不了随波逐流,迎难而上!于是她见到反派的第一眼,便冲上去给了反派一个深情告白……他逃,他追,他俩都插翅难飞,纷纷坠入爱河!

角色:凌郁渃,景铭

穿书后攻略反派穷追不舍

《穿书后攻略反派穷追不舍》免费阅读

“我是个正派哎!你让我去攻略大反派?”

凌郁渃认为只有脑子进水了的系统,才会给她发布这种“有悖伦常”的任务!

没错她凌郁渃穿书了!

她穿到了一本名叫《正义之道》的修仙小说里,突然的穿书对她来说,还是十分陌生跟无措的。原因是她不看小说,也不知道这里面讲的啥。

根据系统给出的提示,她还是勉强搞懂了自己的身世。

她,凌郁渃,是修仙派“清风门”中最受万千宠爱的,废物小师妹!

原书的凌郁渃不学无术,好吃懒做,五谷不分,清风门如果有排行榜的话,倒数第一非她莫属!

她差的直拖后腿,却还能在清风门如鱼得水的混日子,没被赶出去的原因只有一个:她爹是清风门的掌门!

书中的人设与她本人也相差不大,同门的师兄师姐们也看不出她的不同,而掌门凌严因长年闭关,半日也舍不得出。更是不知道他的女儿早已换了个芯!

凌郁渃觉得现在穿书的方式也真是够奇葩的。她不过是去书品店买些笔具用品,走得急没看路,突然被脚下的东西绊倒了一跤,结实的摔了个四脚朝天,同时书架被她弄得晃动,掉下来一本书正巧砸在她脑袋上。

然后她就这样没任何理由的穿书了!现在想想砸她头上的书,十有八九就是《正义之道》了。

她顿时觉得自己可能是个天选之子!

她穿过来后,花了一个月的时间才适应这里的生活,才熟悉这里的一切人与事物。

回想到她刚穿越过来,那时做的一些糗事,让众同门笑她笑到现在。

她也就是学着影视剧里面寻找 穿越回家之路而已,比如她在这死了就可以重回现代。

于是凌郁渃就在清风门内,找了一口水池,完全不犹豫的投身而下,甚至还有点兴奋。结果发现根本淹不死她,就连池底都沉不下去。

她就像片树叶没有方向的漂浮在池面上,最后一位路过的热心肠师兄,见义勇为的帮她捞了起来。

她正要出于礼貌的跟人道个谢,话还没说出口,就听见这位师兄大肆宣扬着说她脑子坏掉了,在灵池泉里游泳。

然后她在众同门的嬉笑口中,得知了她为什么淹不死的原因了。

原来这水池是有灵气的,只提供为他们解渴,不提供淹死人服务。所以称之为灵池泉。

诸于此类的事凌郁渃后面还做了不少,所以到现在她的笑话还没散。

她也习惯了,一点也不恼不气。

大家虽老是笑她,调侃她,但都对她挺好的,如同兄弟姐妹般的照顾她,护着她。也有可能她爹是掌门!

总知来说是一群有爱的小伙伴们。

与众师兄姐们混熟之后,她觉得待在这也挺好的。现代的她是个孤儿,那个世界也没啥值得让她留恋舍不得的东西了。

穿书系统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做任务更是不可逃避的!

系统冰冷的机器声,在她脑中播放着。

[滴~系统已开启]

[恭喜宿主成功穿书!]

[宿主此行任务是:攻略书中大反派]

凌郁渃觉得系统可能还没搞清楚她这个人的身份是谁!

她可是清风门掌门的女儿哎!她可是正义凛然的名门正派哎!让她去攻略全修仙界都敌对的大反派,有没有搞错啊?

“去攻略反派,我真的不会被正派们,用剑捅成个刺猬吗?”她对系统发出灵魂一问!

任务做是可以做,但是也要考虑一下她的生命安全啊。

[50%不会的哟~宿主]

“你一个机器人能不能别用撒娇的语气说话啊,很鸡肋耶!”系统冰冷的撒娇声听的让她直冒鸡皮疙瘩。

“50%,你这个话说的很官方啊!”说了但也没完全说。

凌郁渃跟系统商量着能不能不接这个任务,没想到系统非常痛快的应下了。

紧接着她眼前弹出一个界面,任务:成功攻略大反派的下方,有一红一绿的按键。

凌郁渃的手按在红色拒绝键上,按了半天页面就像死机了一样,没有任何反应。

“网络延迟了吗?还是卡机了?”凌郁渃问系统。

[可能卡机了,宿主试试绿色按键能否按动]

她也是脑子瓦特了听信了这破系统的鬼话,红色按键屏幕都快戳破了,也没一点反应。绿色按键手都还差一毫米,它就自动的应下了。

凌郁渃:“???”这系统可不像个好人!

[恭喜宿主 成功签约任务!]

“投诉页面弄出来,我要投诉你!”凌郁渃对系统很不满意,一来就坑她!

[投诉无效]

一个没有感情的系统,居然对她耍起了无赖

她不满道:“换人!换系统!这总行吧?”

[一旦开启终身绑定]

凌郁渃:“……”

她忧郁的扶着额头,算了算了,跟一个机器吵也吵不起来,简直浪费口舌。

既然接下了任务,她总得了解任务对象是个什么人吧。

“反派名叫什么?是何许人士?什么派的?”

[系统无权告知,请宿主自行解锁主要人物!]

凌郁渃:“???”

凌郁渃气的脸都绿了,她要这系统有何用啊?系统如果是个实体,她早捡起脚边的石头砸死它了。

问啥啥不说,这是要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乱飞吗?

“那你总得给我点提示吧?”

[必要时刻,会提醒宿主的]

[宿主不必担心,提醒、监督宿主是系统的职责所在]

凌郁渃真是服了,她一辈子也就遇到过这么一个系统,还这么不负责任!

她已经没话对系统可说了。

“小师妹”,突然跑来一位师姐对她喊道:“小师妹,大师兄让你去清风殿找他。”

她疑惑的问道:“大师兄有说找我有什么事吗?”

好端端的找她这条死咸鱼做什么?

师姐摇摇头:“没说。”边说边往别处走,对着她催促道:“小师妹你快去吧,大师兄在等你,我先去忙其他的了。”

凌郁渃对着她,挥挥手道:“好的,师姐!”

凌郁渃跟个蜗牛一样慢悠悠的走到清风殿。

殿堂上坐着一位身形颀长,身着一袭月白色衣袍,俊朗的脸庞上线条分明,高高的鼻梁,眉眼之间仿佛有日月星辰,整个人风度翩翩,温润如玉,真是令人暗暗赞之啊!

他就是清风门精明能干,年轻有为的大师兄:景铭。

由于凌严掌门长年闭关,对门派不管不顾。于是清风门的一切人与事物,都交给了景铭来掌管。

凌郁渃觉得景铭的主职是代掌门副职是大师兄!

她诺诺的问道:“大师兄,你叫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景铭低沉浑厚,富有安全感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郁渃,你不能再玩物丧志下去了。”

凌郁渃点点头附和道:“大师兄说得对,今后我一定发奋图强,争取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景铭:“……”小师妹真是一语惊人啊。

景铭微微笑道:“既然这样,这件事就交由小师妹你了。”

景铭走到她跟前,递来一小拆本。

凌郁渃接过,一脸新奇的打开一看。看完之后,总结来说就是一件民间纠纷。

她觉得清风门就是除恶扬善的?怎么现在闲的连这种破事都要管?

“大师兄,这事太好解决了吧。”凌郁渃撇了下嘴:“这让我觉得,你看不起我。”

景铭轻轻的敲了下她的脑袋,提醒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懂吗?”

凌郁渃表示认同,点了点下巴,保证道:“懂,大师兄放心,我肯定会解决好的!”

景铭转身回到高堂上:“嗯,明日便去吧。大师兄在这等你顺利归来!”

凌郁渃给景铭回了个“好”字。看到大师兄又进入了工作状态,没搭理她了,便自觉的退出了清风殿。

凌郁渃再次打开折本,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

写的是穷乡僻壤的莆田村里,有个村民突然一下暴富了,其他村民们看着眼红,便合伙来说暴发户的钱不干净,请求清风门派个人去查探一番。

不过就是一件有钱使人嫉妒,嫉妒使人丑陋的小事,她凌郁渃会搞不定吗?

                           

原创文章,作者:乌漆抹黑,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