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丞,江晚生小说《九幽事务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九幽事务所

小说:悬疑

作者:蒋万

简介:传闻,在江都,有这么一处地方,里面的老板不仅做活人的生意,还接死人的事务。有人要德高望重的地位,他成了;有人要倾国倾城的容貌,她成了;而有人要仇人满门偿命,他最终也成了……放下是解脱,放不下是深渊。天下众生,妖魔鬼怪……无论你是活人还是死人,只要心中有放不下的执念,总能在那灯火阑珊处看到那块破旧的黑漆招牌。所以…“你确定要和我做生意吗?”

角色:陆丞,江晚生

九幽事务所

《九幽事务所》免费阅读

我叫江晚生,二十一岁,本是江都某重点大学的大二学子,但却在一次机缘巧合中面试到了一家奇怪的事务所,而且还稀里糊涂的成为了里面的兼职员工。

这天,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一幢藏于大学城深巷当中的浅灰色洋楼中,忽然传出了一道石破天惊的怒吼。

“陆离!你这个死赌鬼,这都八月份了,你到底什么时候装空调?你想热死你仅有的一名员工,好让你这破事务所早点倒闭吗?!”

江晚生站在二楼的书房面前,狠狠地拍打着房门。

她也不想发脾气的,但这已经是她今天午睡的第三次热醒了。

原先事务所还有一台摇头都能“咔咔”作响的老风扇勉强能用,但在前两天的时候,就连这位“老员工”都抵挡不住江都的酷暑,一边摇头一边冒着黑烟宣告退休了。

于是忍了一天的江晚生终于忍无可忍,当即就上楼决定找让那黑心老板给个说法。

只是万万没想到的是……这家伙居然好像不在?

江晚生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前,一想到距离秋天的到来还有将近两个月的光阴,一口银牙顿时咬得嘎嘣作响。

“小晚姐……”

背后忽然响起了一道稚嫩的童声。

江晚生转头看去,果然在楼梯口那敞开的房门前,看到了一个穿着奶牛睡衣的男孩。

陆丞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你不睡午觉吗?”

靠!

是老娘不想睡的吗?!

想到这,江晚生更怒了,“陆离那个不要脸的死哪去了?”

“应该还在睡吧……”

陆丞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满脸怒色的江晚生,“昨晚好像是那个什么杯的比赛来着,阿离念叨了很久了……”

靠!世界杯!

我竟然忘了这茬!

我说他昨晚凌晨在鬼叫什么呢……

知道了这件事后,江晚生彻底断绝了现在找到陆离的想法。

因为根据她的了解,这只懒鬼在通宵了之后不睡到下午三四点,是定然不可能起床的。

“那没事了,阿丞你继续睡吧。”

路过陆丞的时候,江晚生揉了揉他圆乎乎的脑袋。

就在她扶着楼梯准备回到前台的时候,那挂在门口的那铜铃居然响了起来。

叮铃铃……

“不好意思,现在是午休时间,暂不营业……”

江晚生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

那是一个唇红齿白的清秀少年,令人没想到的是,在这个天气,他竟然穿着厚厚的一身汉服。

“你好,请问这里是九幽事务所吗?”

少年似乎冒雨而来,浑身上下湿漉漉的。

他看了一眼脚下被自己身上雨水弄湿的地面,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对不起,这里一会我会清理的。”

这笑容……

直接把江晚生打算撒气的想法硬生生压了回去。

“没事没事。”

江晚生冲其摆了摆手,走到了他面前,“你有事委托是不?不巧了,我们老板现在还没起呢,要不你下午或者明天……”

又是一次话没说完,江晚生就听到二楼尽头的书房打开了。

砰的一声。

冰冷的狂风从书房中一路吹下,凉得江晚生甚至打了一个冷战。

“上来吧。”

男人的声音从书房中幽幽传出。

这老东西……果然在装死!

江晚生恨得咬牙切齿。

少年听到声音后冲江晚生歉意地一笑,旋即便从她的身旁走了过去,一步一步地踏上了那木质的楼梯,直至走入那神秘的书房。

砰!

书房的门又关上了,至此,有关委托的谈话内容全部被隔绝在了门内。

陆丞打了个哈欠就下来冲麦片,顺道还问了她一句,“小晚姐,你喝不喝?”

“不喝了。”

江晚生闷闷地说。

此时的她哪还有心情喝麦片啊,正对着那少年走过的一地水渍发愁呢!

这外面明明大太阳的,他这是穿着汉服去游泳了吗?弄得一身水……

无奈,江晚生找了个拖把就开始清理现场。

谁叫这幢小洋楼的身价比她还要金贵呢,这里就连装修都是欧式复古风的,这昂贵的楠木地板可经不起潮,在回南天的时候,甚至还要燃起柴火用壁炉除湿。

可拖了一会后江晚生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水……怎么越拖越多呢?

江晚生抬头看向楼梯的方向,这时才发现竟然有水在源源不断地从上流下。

江晚生满腹疑窦地走了上去,这才发现,所有的水,竟然都是从书房的门缝里流出的。

不对劲……有什么不对劲。

江晚生的脸色一片难看。

虽然找上这个事务所的人就没有对劲的,不过像这般情况的……显然就是不对劲中的不对劲!

此时陆丞正捧着泡好的麦片上楼。

砰的一声!

书房的房门在江晚生的眼前爆开了,一股一股的水流如同游龙般从中呼啸而出,眨眼间就扑到了楼梯口,与上楼的陆丞撞了一个满怀。

上一秒陆丞还是一幅美滋滋的模样。

下一秒,他怀里的碗就飞起来了,美滋滋的表情顿时以肉眼可见地速度化为了惊恐。

啪嗒一声。

面对着散落一地的“麦片残骸”,陆丞哭丧着脸看向了江晚生:“小晚姐,我的麦片没了……”

“阿丞乖,你先下楼换衣服,一会小晚姐给你冲。”

江晚生刚将陆丞哄下了楼,书房里就传出了一道撕心裂肺的咆哮声。

“你凭什么不接受我的委托?你这里不是什么生意都接的吗?杀个人还不行?”

江晚生转头看去,这时才猛地发现,书房的门口,竟然站着一个肥大的身影。

不仅皮肤呈现出一种死人才有的惨白,而且他的皮肤还格外的难看,仿佛皱缩成了一团一般,周身都在往外渗出一种恶臭的黑水,闻起来就像是一具被泡在水中多日的尸体一般。

要不是她身上穿着那件青白色的汉服,江晚生怎么也不能将这怪物与刚刚那温润如玉,仿佛翩翩公子般的少年联系在一起。

睁开异瞳,一团如雾般的东西从江晚生的眼底升起,江晚生瞬间就窥破了它的身份。

凶灵……

而且还是被生生淹死在水中,体验到了极端绝望和无助的怨念凶灵!

不过相对于江晚生的凝重,那书房中直面着这道凶灵的身影,却是显得格外的漫不经心。

“不接受你委托的原因我已经说了。”

乌黑的桌案后,高大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似乎已经对这个少年失去了兴趣,目光只低着看手中的手机,里面竟然时不时地还能传出解说员分析的声音:

“你没有足够支付此委托的酬金。”

“酬金?”

似乎觉得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凶灵急不可耐地说道:“你想要什么筹码?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无论是金钱、灵力亦或者什么……只要你替我杀了他,杀了那个推我下水的人,我什么都可以给你!”

凶灵的眼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深深的怨恨之色。

这也难怪,看他穿的衣服,本来应该是高高兴兴地出去玩的吧?

谁能想到竟然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球赛的声音消失了。

凶灵忽然看到了自己的模样,惨白的脸色,发黑的眼眶……

凶灵悚然惊醒。

原来是那桌案后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抬起了头,让他看到了那双黑得深邃的眼睛。

他正是通过那眼睛的倒影,才看到自己的模样。

“呵……”

男人嗤笑一声:“什么都可以给我?”

笑罢,下一秒,男人的身影就如同鬼魅般闪现在凶灵的面前。

只见其一抬手,凶灵身前的衣服便是直接爆开,露出了里面缝满了针线的上身。

因其格外粗糙的针线活,甚至还能通过视觉看到里面的情况。

只是令江晚生瞠目结舌的是,里面的居然不是猩红的血肉,而是雪白的棉花!

“为了杀死仇人,你连骨肉脏器都卖给了恶魔……你还剩多少东西可以给我?这具空洞的躯壳?”

男人扫了一眼凶灵残破的肉身,嗤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是收破烂的?恶魔都不要的东西我这里要?”

“不……不是这样的!”

凶灵慌忙地摆手,紧接着眼睛之中就涌现出了如火般浓烈的愤怒:“是他们欺骗了我!他们骗走了我的一切,却又利用承诺的漏洞没有杀死我的仇人,所以我才会只剩下这具塞满了棉花才能行动的躯壳!”

“大人,你相信我,请您一定要相信我!我绝没有把您当作是收破烂的……”

凶灵哀求地说着,只是故事的内容却是透露出一种悲凉的绝望。

一个怨念凶灵竟然被恶魔骗得只剩下一具干巴巴的躯壳,连骨架都没了,靠着棉花才能撑起这具空洞的肉身。

何其可悲。

“放弃吧。”

男人冷冷地说:“我们事务所不是做慈善的,对于杀死你的仇人,你并没有足够的酬金,所以我们是不可能接下这单委托的。”

此言一出,如同一道劫雷劈在了凶灵的头上,一股绝望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不过……”

男人话锋一转,淡道:“杀仇人的委托你虽然支付不起,杀几只恶魔这件事你还是绰绰有余的。”

凶灵难以置信地长大了嘴巴。

这是什么事务所?

杀恶魔的价钱竟然比杀凡人还便宜?

凶灵虽然不解,但还是赶忙点头。

“那大人,支付的酬金是什么?”

凶灵一脸窘迫地说:“您也知道,我就只剩下这幅躯壳了,如果您要得多的话,我可能真的支付不起……”

“你当然支付的起。”

男人身影一闪,那一双黑得深邃的眼睛忽然出现在了凶灵的面前。

只不过这一次,它不再是那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了。

反而像是一口深不见底的黑洞般,竟然朝着他缓缓地旋转了起来。

“因为酬金,就是你内心深处,最真实、最强烈的执念……”

竟然是执念……

而且还是最强烈的执念!

凶灵内心一寒,这时他才猛然惊觉。

原来在他的内心深处,对于恶魔的恨意,早就在那一轮又一轮被骗的交易中,超过了杀害自己仇人。

这才是他深藏在心的执念啊……

“所以,你确定要和我做生意吗?”

男人不知何时坐回到了那把扶手椅,双手交叉着放在了桌上。

这时,凶灵才注意到那副悬挂在男人背后的字画。

白底黑字,那是行云流水的四个大字:

钱到事成。

……

沉默半晌。

“我确定。”

                           

原创文章,作者:蒋万,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4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