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秋枫白马少年行》小青,李云谏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秋枫白马少年行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鬼扯

简介:庙堂楼宇,权谋相争,少年早已不再少年。携手江湖,相望江湖,少年风华王图霸业。年少举酒白马仗剑江湖,满船清梦压不住少年的意气风发。少年不再少年金戈铁马,忠肝义胆压不住权谋的阴冷诡谲。

角色:小青,李云谏

秋枫白马少年行

《秋枫白马少年行》免费阅读

梅雨时节的江南道就算不下雨,地面也总是给人一种潮湿不堪的感觉。

苏南城外两人一马在郊外通往城内的官道上,一人一马似乎行走过一段极其泥泞的道路,马蹄上和在地上行走的那人的鞋上都粘满了已经开始凝固的泥巴团子。

马背上的少年一袭黑色长衫,俊郎非凡的脸上仍还保留着一些稚气。

“老田,还有多久才能到苏南城,我已经很饿了。”

“就快到了世子,再忍忍,我这里还有一个粗面馍馍,要不您先吃点垫吧一下。”

少年低头看了看身旁这个身形有些佝偻牙还掉了几颗的白毛老叟。

“你一个时辰之前也是这么告诉我的,而且,你这粗面馍馍一个时辰之前就是剩一个被我们一人一半分着吃了,怎么又冒出一个来了。”

“嘿嘿,世子殿下,老田这不是做事得有两手准备,兔子还有三个洞防止和母兔子吵架没地方住,我老田做事总不能还不如兔子吧。这离苏南真不远了,估摸着过了这个弯就能看到城门了。”

少年嘴角上扬的笑了一下。

“好好一个狡兔三窟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了一场夫妻闹剧。”

“俺老田没文化,大老粗一个,自然没有世子殿下懂得多。”

黑衫少年没有再回答,在马上伸起了懒腰,仔细想想这一路从北境道北庭王府出发到如今即将到达江南道苏南城,要不是老田这所谓的一个兔子三个洞,怕是整个北境道就要失去他们唯一的世子殿下了。

“世子,你说这苏南城的娘们和我们北境的比哪个更烈。”

“你这话要叫我娘听到,必然扣你半个月工钱,什么娘们,人家那叫姑娘,小姐,小娘子,活该你这么多年了还是老孤寡一个,再说这江南道自古就是才子佳人,吟诗作画,这般女子都是那碧波清水做的,我北境的姑娘个顶个都是做活的好手,是拿起刀枪上马就能杀敌的飒爽巾帼,你说谁烈。”

“俺老田就不喜欢北境那群母大狼,一个个干起架来比男人还凶咧,我想男人想必都是喜欢江南女子这般,不然咱们漠北城最大的勾栏请来的江南歌姬怎滴日日有人捧着金锭子求着见她。”

“你这话可曾给你那位意中人讲过啊,要不本世子代劳也不是不可以,毕竟助人为快乐之本。”

白毛老叟立马反驳道“世子啊,你可万万不能说啊,不然咱俩这一路上的交情岂不是白交了,你不能叫俺这粗面馍馍白搭了啊。”

“好好好,咱有这交情,等咱们回北境,我帮你上门提亲,不答应我就给你绑到你床上给你热炕头,总归不能白吃你这粗面馍馍。”黑衣少年打趣说道。

老叟也不说话,嗝嗝的笑了两声,仿佛都已经想到和意中人洞房花烛的美事了。

“老田,还有多久才到苏南城啊。”

“快了快了。”

“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过了这个弯就到了。”

“你刚刚也是这么说的。”

两人一马的背影在官道上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道路尽头。

苏南城最大的勾栏品湖听风楼二楼的独立隔间内,微靠在桌面上有些微醺的少年衣着华贵,腰配九曲玉带,束发用的也是一等一的羊脂美玉,手里那柄扇子更是金贵的离谱,题词居然是当朝首辅顾文钧的手笔,且不说首辅这个名头,光是南梁四大书法家之一的名气,想得一副他的墨宝那就是千金难买,而他的字迹也没有人敢仿着拿出来卖,除非想尝尝牢饭是咸还是苦。

“三皇子啊,您这可成何体统啊,皇上要您微服下江南,您这唉,老臣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汪阁老,咱们说好了出宫以后师徒相称,您可不许再叫我三皇子,万一露馅了你可不好交差。”太子笑着凑到老者身侧。

老者无奈的摇了摇头,少年在腰间掏出一个银锭子扔到楼下的台上。

“唱的好,赏,再给爷唱一个沐雨听春,唱好了爷重重的赏。”

大堂之中,一个身着白袍的明媚少年豪放的坐在四方桌前磕着瓜子,一旁的青衣少年清秀的脸上满是拘谨。

青衣少年小声在白袍少年耳边说道“小姐,咱们出来已经有半天了,要是再不回去老爷发现了我该挨训了。”

“怕什么,老头子要是敢说你,我去帮你说回来,咱们这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不玩个尽兴岂不是亏大了。”

两个男扮女装的少女正是南梁首富之女温故里和她的贴身丫鬟小怜,要不放眼江南道甚至整个南梁都没有那家姑娘有她胆子大,勾栏听曲,花楼寻春,闹市饮酒只要是男子能做的那些,只有她温故里不想的就没有她不敢的,毕竟她老子是跺一跺脚就能影响整个南梁商贸的绝顶人物。

“小姐,你看二楼那间雅间的公子,长的好生俊俏。”小青一脸花痴模样,却也只是敢小声和温故里嘀咕两句。

听闻这话,温故里抬头望去不由砸吧了一下嘴巴冒出一句“有钱。”

“小姐,谁说他有没有钱了,你不觉得他很好看吗?鼻梁高高挺挺的,那双桃花眼里脉脉含情的,活脱脱就是书里说的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温故里眼眸微转,目光便落到了小青身上。

“喜欢这一款啊,好说,小姐我回头就帮你打听打听是谁家的公子哥,到时候给你说说媒,我温家的姑娘嫁给他那是他的福气,更何况咱们家小青漂亮能干,几辈子修来的福气,他要是不愿意,我直接给你绑了扔到你房间,你随意发挥。”

“小姐,你又拿小青开玩笑了。”小青两颊羞红的小声说道。

二楼雅间内的少年嘴角上扬,举起桌上的酒仰头饮尽。

“阁老,要是有人要把我绑了送人可怎么办?”

“三皇子这是什么话,我南梁的三皇子谁敢绑。”

少年指了指楼下的四方桌上的两人开口道“我李云谏活了十七年还是头一回知道男子也能被绑了去让女子随意发挥,早就听闻这江南道佳人才子,雪月风花,民风开放,倒是没想到如此开放,如此一来,我倒是觉得未来三年的时光也不是那般无趣了。”

“三皇子,这次微服私访,皇上还交代了老臣一件事情,看着日子也差不多到了。不知三皇子可曾听过那三术魁首贺连舒。”

李云谏放下酒杯表情也变得正经起来。

“无双帝师,武道巅峰,商道敌国,能同时拥有这三甲的先生,恐怕我南梁没有几个人不认识吧。”

汪明宪又接着说道“这三术里,三皇子最感兴趣的是那一术。”

听到这个问题,李云谏摇头笑了笑“我只对清新脱俗的小娘子感兴趣,那些帝王权谋,武道江湖,富可敌国,我没有一样感兴趣,一生富贵平安就是我最大的追求。”

“三皇子怕是误会了,陛下的意思是,你必须选。”

“那就武道巅峰快意江湖,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汪明宪没有继续说话,雅间内一时陷入了沉默。

苏南城主城街道上,一个黑袍少年在前面缓步晃悠着,白毛老叟牵着马跟在其身后。

“老田,给你个机会,挑一家馆子,世子请你吃一顿好的。”

白毛老叟打眼就看到不远处的酒楼,光是从外面看就气派的不行。

“世子殿下,就那个,你瞧瞧门口那大柱子,那瓦片,真气派啊。”

两人一马直接走到酒楼门前停了下来。

“啥啥啥风楼,世子,这是什么鸟字,我咋滴就认识两个。”老田满脸嫌弃的看着眼前不认识的大字。

“平日里要你多读些书,以后出去遇到小娘子都能有说不完的话,现在撂挑子了,鸟货。”

老田不服气的说道“世子你平日里读的不都是些春风秋雨,红帐围春。”

黑袍少年伸手指着白发老叟说道“你再多说一个字,咱俩就各吃各的。”

听到这话,原本还有一肚子烂话等着吐槽的老叟立马紧紧的闭上了嘴。

“品湖听风楼,一听就是江南这边能起出来的名字。”黑袍少年先一步踏进楼内,老田和引客交代了几句马匹的事情也紧跟着进去。

苏南城中心一座高楼内,一个身着苍青色长袍的白发少年看着眼前的棋盘露出一抹笑意。

“三星已入盘,这天下平静了这么多年,也该找点乐子了。”

                           

原创文章,作者:鬼扯,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