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雪,陈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重回八零:嫁残疾糙汉后她旺全家》最新章节

小说:重回八零:嫁残疾糙汉后她旺全家

小说:年代

作者:呲牙咧嘴萌

简介:【糙汉+锦鲤+重生+年代+甜宠】  前世,她被渣男贱女联手卖进穷山沟,他为救她,被人活活打死。  一朝重生,再遇渣男贱女,她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手起刀落,干净利索。  只是,前世宠她入骨的糙汉子,今生却避她如蛇蝎。  于是,刘晓雪一怒之下将人壁咚,直言想用腿量哥哥的腰围。  糙汉子老脸通红,半推半就无奈从了。  从此,刘晓雪便踏上了每天被迫生娃的不归路……

角色:刘晓雪,陈凯

重回八零:嫁残疾糙汉后她旺全家

《重回八零:嫁残疾糙汉后她旺全家》免费阅读

刘晓雪要死了。

她今年刚好五十岁,临了临了,却一个人孤零零的躺在病床上。

弥留之际,她想起了自己的丈夫,原本她也可以有个幸福美满的人生,可这一切都被她的愚蠢给毁了。

如果当年她没有听信渣男、贱女的谎言跟陈凯离婚,就不会被他们卖进山沟沟,也不会因为逃跑被人打断腿、割断舌,人鬼不分、凄惨一生。

刘晓雪正想着,门口传来护士的喊声:“20床刘晓雪有人探望。”

刘晓雪睁开眼,怀着疑惑的目光看向门口。

她一辈子无儿无女,也早跟家里人断了联系,一个人在外漂泊三十年,谁会来探望她?

不多时,一个头发花白、衣着普通的老妇人走了进来,开口就问:“你还记得我吗?”

刘晓雪愣了一下才认出面前的老人,竟然是前夫陈凯的姐姐–陈秀丽。

刘晓雪无法开口说话,只能激动的点头。

可能是自己快死了,所以看见故人就觉得格外亲切。

刘晓雪认出陈秀丽后,又下意识的往门外看,仿佛在等陈凯进来。

老人声音沙哑的开口:“别看了,他死了,三十年前就死了。”

刘晓雪听着她的话,脑中嗡的一下炸开了,死了?

怎么会这样?

她用求助的目光看着老人!

老人一脸沧桑悲戚的讲述着当年的事情。

“三十年前你跟人跑了以后,小凯就到处找你,最后得知你被卖给了王麻子。”

“一开始他报警,可全村人都帮王麻子掩护,警察去找了几次没找到人,也就不管了。”

“小凯无奈,只能一把火烧了王麻子家,你才有机会趁乱逃跑。”

“最后,你逃走后,他却被村民抓住……活活打死。”

刘晓雪哭的泣不成声,那个男人到底有多爱她,才甘愿为她付出生命?

她看着老人眼中的恨意,情绪激动的用手比划着,【我不知道陈凯去救我,我以为那场火是意外!!】

老人的语气依然平淡:“我今天来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你落得今天这个下场是你活该!”

陈秀丽离开了,刘晓雪躺在床上悔恨离世……

女人临终前的最后一个愿望,如果有来生,她一定用命偿还!!

热!

好热,炙烤一般的热!

窗外的知了声,聒噪的人心烦!

刘晓雪被热醒,密实的细汗正沿着她肥胖的脸庞慢慢滴淌。

只见她烦躁的坐起,一手擦汗,一手抖着衣领,想要扇出一点凉风来。

床头的老式风扇还在呼啦啦的转着,可吹出来的却是热风,屋子里热的像蒸笼一样。

刘晓雪本想下床开空调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里是……

破旧的房子、黏腻的床单、发霉的墙壁,墙上还挂着老旧的挂历,上面竟然写着1983年6月15日。

重生了?

回到八零年代?

这是在做梦吗?

她看着自己肥厚的手掌、油腻的大脸、水桶粗腰,这一切都真实的让她想哭。

八零年代的她的确肥得像猪,她为了跟陈凯离婚,听信闺蜜的话每天吃猪饲料,硬是把自己从90斤吃到了200斤。

刘晓雪反应过来,立刻下了床在院子里转了一圈,一切都那么真实。

家里除了她一个人也没有。

六月中旬正是收麦子的季节,他应该下地干活去了。

刘晓雪出了门,顶着火辣辣的太阳走在田埂上,看到老人孩子都在田里割麦子。

她根据前世的记忆往自家农田走去,一路上惹来许多人的目光。

“快看,老陈家的胖媳妇来了,农忙季节,咱都撅着屁股干半天了,人家才刚睡醒。”

“哎,陈凯那小子命真苦呦,花了天价彩礼本以为娶了天仙儿,谁知道是个又懒又馋的憨货,才短短一年时间就从竹竿吃成了母猪。”

“她平时可是从来不下地干活的,今天咋舍得来田里转悠了?”

“谁知道呢,估计一会儿又有好戏看喽。”

刘晓雪听着那些农妇的议论非但不生气,反而有些感动,这样才让她觉得她是真的重生了。

刘晓雪站在自家地头儿上,泪水打湿了眼眶。

只见远处那人,一手抓着麦子,一手拿着镰刀,高高挽起的裤腿露出脏兮兮的小腿,身上的背心和脖子上的毛巾全被汗水打湿了,黝黑的手臂被汗水滋润的油亮亮的。

“陈凯,你家大胖媳妇儿来了。”不知是谁起哄,大喊了一声。

陈凯背影一僵,一脸错愕的回头,男人眼中满是疑惑,她怎么来了?

难不成又是来闹离婚的,想到这里男人的脸色当即阴沉了下来。

陈凯扔下镰刀,一瘸一拐的向她走去,俗话说家丑不可外扬,即便她撒泼也不能在这里。

刘晓雪看着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向她走来,就好像那个死去的人又活过来一般,女人浑身颤抖,哭的更加厉害了。

陈凯走近才发现她哭的像个泪人儿,男人愣了一下,显然有些摸不着头脑。

“今天又是闹哪出儿?”男人的声音有些生硬。

“你要闹到什么时候,你就死了离婚的念头,这辈子都不可能离婚!”

刘晓雪无视他的怒火,猛地扑到男人怀里,紧紧的抱着他,浑身颤抖着,哭的泣不成声。

男人直接懵了,脑中一片空白,浑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好半天没有反应。

怀中的女人哭的泣不成声,浑身都在颤抖,陈凯嗓子发干,心头莫名一软,就连声音也柔和了一些:“你……你咋了?”

                           

原创文章,作者:呲牙咧嘴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87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