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剑七 萧潇小说全文免费阅读,《七剑破长空》最新章节

小说:七剑破长空

小说:玄幻

作者:八老爷

角色:李剑七 萧潇

简介:万族后裔林立的朝代,人族妖族魔族仙族。人族李剑七有本祖传剑谱,蛮荒七剑。一剑诛千人,二剑屠万军,三剑劈山河,四剑裂天地,五剑破苍穹,六剑焚星河,七剑灭鬼神。大婚之日被最爱的未婚妻和仇家联手偷袭,家族尽屠被迫跳崖自尽,因祸得福,收服九冥翻海蛟为兵刃,九雪魅天狐为宠物,定情仙族少女云舒瑶。重整旗鼓,三年之后卷土重来!报血仇!诛万界!

七剑破长空

《七剑破长空》免费阅读

“吉时已到!新郎新娘一拜天地!”

红花遍布的高堂之上,黑袍花甲老者的声音如钟声般缓缓落下,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中顿时响起众多宾客雷鸣般的掌声和欢呼之声。

大厅正中央,一对红袍壁人面朝大厅之外的天地,拱手鞠躬,厅内气氛再次被众人推到最高点。

“新郎新娘二拜高堂!”

新郎眉开眼笑间掺起新娘的珠白纤手,二人缓缓整理整理绣球,转过身来,对着高堂之上两位拍手叫好,眼含泪水的老者恭恭敬敬的作揖鞠躬。

“新郎一表人才,新娘才貌兼备,二人可真是真是天作之合!

“是啊是啊!天生一对,天长地久!”

大厅之内,宾客的欢呼之声和赞美之声,声浪一潮盖过一潮。

“一条红丝绸,两人牵绣球,月老定三生,牵手到白头!夫妻对拜!”

“等一下!”

一道大厅之外的男性浑厚的呵斥之声,和黑袍花甲老者的三拜之声同时响起,打破了大厅之内喜气洋洋的欢快气氛,众位宾客也是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望向那道声音的来源之处。

“李剑七!抱歉在你大喜之日登门打扰,不过今日风冥宗要将你李家在这花凤城除名!婚礼恐怕要耽搁耽搁!望君海涵!”

被唤李剑七的新郎官听得来人之声后,面目瞬间由喜悦变为阴沉,沉思了片刻,秉承着大喜之日勿动干戈,鼻尖轻吐一息,情绪再次转为平静,艰难露出一抹微笑,转过身来一脸笑意的望向大厅之外。

李剑七定睛一看,大厅入门之处,集聚着十几道黑衣凶神恶煞之人,漆黑眼眸细眯,厅外黑压压一大片人头攒动,目光在大厅之内横扫一圈,片刻后,停留在正中央的白袍手持折扇的人影之上,言语淡淡道。

“风城壁!今日是我李剑七大喜之日,我好像并没有邀请阁下吧!就算你是风冥宗宗主,肆无忌惮的在我李家的地盘上挑衅,真当我不敢动你么?”

李剑七将红色袖袍一挥,十几道武装魁梧士兵手持方天戟,从大厅两侧气势汹汹的奔涌而出,横跨在风城壁一干人面前,一字排开,整装待发的等待着下一道命令。

被唤作风城壁的男人,白衣飘飘,面如冠玉,剑目星眉,好生飒爽,上扬的嘴角轻哼一声,修长的手指缓缓合上手中的折扇,目光突然射出凌冽寒意,道。

“今日!花凤城!风冥宗和李家,只能剩下一个!”

话音刚落,风城壁身后的黑衣人从腰间抽出银森森的长刀,两步间便于与武装士兵缠斗在一起,顿时之间,大厅之内的满堂宾客四散逃开,惨叫间接踵而至的涌向大厅后门之处。

“可恶!”

李剑七没想到这风城壁说出手就出手,右手一挥,一柄锋利的青冈剑凭空而出,身形侧步护在自己的新娘面前。

“萧潇,你快走吧!我来拦住……”

李剑七感到话还未说完,卡在喉咙之间,背后瞬间一丝凉意袭来,片刻后,切割皮肤的痛感传遍全身!

“萧潇…你…为什么…要这样?”

李剑七转过身来,口吐鲜血,身形踉踉跄跄,随时随地都要摔倒一样,随手宝剑一挥,插在地板之上,艰难的撑住摇晃的身体,擦了擦嘴角的血迹,抬起头来,看清手持长剑,还有片刻就会是自己妻子的新娘萧潇,若不是长剑剑尖之处滴落的血迹,李剑七宁死也不愿相信,自己的新婚妻子会在自己背后持剑偷袭!

“我姓风!风萧潇!风冥宗的风!”

风萧潇扬起脂白下巴,樱桃嘴角微微上扬,灵亮眼眸轻蔑之间撇向李剑七,兰兰香气之后,似戏谑又似嘲讽道。

“感谢李家李大公子垂爱!”

李剑七愣愣的望着眼前的骤然变脸的女人,之前那些温柔似水,笑语生春的少女面容和此时冷若冰霜,满眼杀意的另一张脸,在脑海之中,任凭怎么填补,却怎么也拼凑不到一起。

“咳咳!哈哈…我真傻…和你共处半年…竟然不知道你是风冥宗派来毁我李家的…”

李剑气冷笑自嘲了几声,拍了拍上下起伏的胸口,又是一道道鲜血不断喷出,大婚之日,对立势力上门,还被自己宠爱的妻子背后刺伤,大笑了三声之后,遭受这样的打击,试问哪个男人受得了?

李剑七逐渐放大的瞳孔之中,连仅剩的一丝生机之意也缓缓转瞬即逝!双手摊在身体两侧,一副失意落寞的神情,嘴里不断碎碎念念,身形如同被抽干的灵魂一般,此时的李剑七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纳命来!李剑七!”

风城壁身形急速掠过大厅,手中长剑正对李剑气的左心窝刺去!

“小心!少爷!”

在李家待了四十年的老管家从人群之中蹿了出来,护在李剑七的身前,被飞掠而来的风城壁一剑刺穿胸膛!

“少爷…快跑…”

老管家话没说完,直接吐血身亡,临死之前还死死的抱住风城壁的长剑。

其余下人见老管家如此壮举,不由得内心悲愤交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暴喝几声提高士气,十几个手无寸铁的下人围在李剑气面前,企图与肉身之躯抵挡风城壁!

“少爷…快走..”

剑气不断在大厅中央划来划去,随着一个又一个下人倒在血泊之中,李剑七才从失意之中苏醒过来,透过逐渐清晰起来的眼瞳,视野之中,高堂之上的父母早已倒在血泊之中,大厅之内也是一片狼藉,满地的血液讽刺般让本身红色喜庆的海洋变得如同人间炼狱模样!

李剑七眼眸扫向大厅另一侧,因自己无法参战,导致战局压倒性的倒向风冥宗,不得不承认,此时的李家在花凤城可算大势已去!

“李剑七!你说你有什么用?亲人,你现在保护不了,家族和下人你都保护不了,你苟活在这群人身后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风城壁轻撩起面前的长发,用袖袍抹了抹长剑之上的血迹,缓缓走到风萧潇身旁,对着李剑气满脸嘲讽道。

“你…可恶…我要杀了你!”

自己的敌人竟然和自己最爱的女人和谐依偎在一起!这画面感不由得怒火染红漆黑的眼瞳,李剑七抄起插在地板上的长剑,仅迈出一步,身形便突然一震,后撤半步,顿时便感到背后伤痕崩裂焯肤之痛,鲜血也是大口大口往外喷。

“快保护少爷离开!”

三个身形稍微强壮一点的下人,相互搀扶起李剑七,往大厅后门的方向移动,剩下的老弱病残围在风城壁二人面前,企图延缓二人的速度,拖延到李剑七安全从后门撤离。

“哼!找死!”

风城壁手中几道剑光一闪,李家下人直接人头落地,望向李剑七消失的方向,风城壁却没有一丝心急之意,犹如胜券在握一般。

处理完面前麻烦,风城壁在大厅内扫视一圈,轻闭双眼,扬起额头,轻吸一口气,感受着大厅之内的血腥味,面露微笑间对着手下人摆了摆手。

“追!”

李剑七是李家唯一习武之人,也是花凤城中数一数二的高手,因他一人,李家才可以和花凤城另一大势力风冥宗长期势均力敌,最后还是败在英雄难过美人关!

后门是条曲径通幽乡间小路,碧绿高大林群整整齐齐的挺立在小路两旁,修长的柳叶夹缝之中隐隐约约的阳光在李剑七逃离的路上如同星星点点的血迹一般,此情此景,李剑七内心清楚,是踩踏着无数家族之人的尸体,自己这次才能够侥幸逃脱!

而众人感觉到越爬越上坡的小路,才意识到,惨绝人寰之后,那尽头竟是悬崖峭壁!

李剑七等人刚来到悬崖边上,身后的杀意之声响彻在树林之中,天亡我也!李剑七望人头涌动的身后,不禁眉头一阵颤抖,愤怒之极,紧紧握紧拳头,拳头上的惨白皮肤都划出道道血口。

“李剑七!老天都不帮你啊!”

风城壁的白袍身形随声而落,嘴角上扬,眼眸已经眯成一道细线,风萧潇一身红袍的出现在风城壁的身旁,一把扯下头上新娘凤冠,扔在李剑七面前,举起手中的长剑,对准悬崖边上的李剑七,道。

“李剑七!我潜入李家半年,半年以来都和你逢场作戏,就是为了今日能够杀了你!告诉你,我和你在一起的这半年,每天都度日如年!每天都是假意微笑!今日终于可以亲手杀了你!”

哼…李剑七闻言,苦笑不得,嘴角撇过一丝无奈,内心一阵一阵的崩溃,他自己对面前的这个冷漠却又熟悉的女人,现在究竟是什么样复杂的感情?该恨?却又恨不起来,因为离李剑七内心肯定爱过,该爱?却再也爱不起来,因为血仇大恨已经铸成,和面前的女人早已站在对立的两方!

“保护少爷!跟他拼了!”

李剑七身旁的三位下人,大吼一声向风城壁扑去,风城壁却纹丝未动,眼皮都没有眨一下,一道剑光闪过,一剑便挑飞了三人,三人身形重重的扎在面前的地面之上,血液从三人的喉咙之处咕咕流出,风城壁轻蔑的甩了甩剑尖之上的血渍,满脸嘲讽的望向悬崖边上的李剑七。

此时的李剑七感到自己毫无逃生机会,对着天空轻哼一声,刚欲说话,内心猛的有所感应一样,耳朵之中回旋起身后万丈悬崖之下的惊异潺潺之声,内心油然而生出一种大胆的决定!

李剑七丢掉手中的长剑,将腰间悬挂的玉佩一把扯下,捧在双手之上,这块玉佩是风萧潇在其生辰之日送的定情之物,李剑七痴痴的望着双手手心的这块玉佩,曾经那个温柔体贴少女浮现在脑海之中,似乎没有久远,摇了摇头自嘲一番,咬了咬牙,掰成两半,在左手手掌之处,用玉佩锋利一端斜向下割开,感受那丝丝凉意,绽放开来。

李剑七将已经鲜血淋漓的左手手掌朝向面前的风城壁和风萧潇,惨白的脸颊,面无表情的淡淡道。

“我李剑七割掌为誓,今日风冥宗屠我李家,给我李剑七带来的耻辱,我若不死,三年之内!必让风冥宗鸡犬不留!”

李剑七虽是穷途末路,但铁骨铮铮的威压言语,也让得风城壁和风萧潇二人身形一震,竟暂时愣住片刻。

话音刚落,李剑七血迹玉佩从手中滑落,身形向后一跃,仰面朝天,面露微笑间,感受那悬崖之下,上旋的气流轻抚着衣袍,在身下那沁人心脾的流水声之中,缓缓闭上双眸,片刻之后,身形如同陨石坠落一般,消失在悬崖深处黑漆漆的尽头。

见李剑七跳崖自尽,风城壁也是惊的双眼猛的大睁,几步之间便来到悬崖边上,来回踱步审视了一番,眼眸死死的盯住那黑漆漆,还在盘旋的悬崖尽头,虽然自己亲眼目睹李剑七此番举动,但他还是不会相信,和自己斗了那么些年的李剑七,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死了!

风城壁紧闭着双眸,低头沉思了一番,不安的内心还是觉得胜利来的太过简单,折扇推开轻摇了几下,片刻后,骤然睁开双眼,缓缓转过来身,对手下的黑衣人摆了摆手,言语冷冰冰道。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哥,这么高的悬崖峭壁,跳下去,任他境界盖世,也必死无疑了吧!”

风萧潇收起剑刃,缓步走到悬崖边上,俏脸望着深处的螺旋气流,道。

风城壁闻言,摇了摇头,满脸凝重,脑海中不断回想这些年,风冥宗和李家的恩恩怨怨,能逼着自己用计谋将妹妹潜入李家,这李剑七并非等闲之辈,更何况还有那祖传剑法,自此还未现身

风城壁将手中折扇合在一起,在左手手掌之上敲了敲。

“谨慎些比较好,总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原创文章,作者:八老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906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