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羽赋冷黛 谢太后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朱羽赋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小羊不贪吃

角色:冷黛 谢太后

简介:仅五月大便被送往锦州老宅养着的冷黛在十六年奉太后懿旨回到云京。不就是做个太子妃么,这于聪明得体的她有何难?试图事业与婚姻兼顾的冷黛却在一桩又一桩的大小事务中渐渐发现了二者间存在的种种问题。太后突然召她回云京,不顾圣意坚持为她与当朝不受宠爱的太子殿下赐婚,究竟为哪般?前方战事吃紧,四大营却突发矛盾,军中人心涣散,又是何人搅局?冷黛入京即入局,只是黑子碰上白子,此局该何解?

朱羽赋

《朱羽赋》免费阅读

元景二十五年,云京。

眼下正是春日回暖之际,太后冷氏召各世家小姐进宫办了一场赏花宴。

这些小姐们穿着各色华裳,三三两两地聚在一块儿说笑。气氛正好的时候,忽听外边有人通传:冷氏女冷黛,到——

众人眼前,一名穿着桃红色织锦长裙的女子在孙内侍的引领下款款而来。她有一张清瘦的瓜子脸,杏眼可人,唇色嫣红,梳着云京城当下最时兴的发式。

“臣女冷黛,叩见太后,太后千岁千千岁。”

坐在宴席上首的冷太后端着一脸慈祥的笑意瞧着她,还伸出手朝她招了招:“过来,让哀家好好瞧瞧你。”

还不知发生了什么的世家小姐们纷纷从原来的位置退至两侧。当冷黛从她们面前经过时,那些探寻的目光便牢牢地扒在了她身上。

“瞧着是不错。”冷太后朝孙内侍使了个眼色,那孙内侍便立刻差人搬了凳子过来。

“谢太后娘娘赐座。”

“哀家记得上次见你时,你还只是个奶娃娃呢。一转眼十六年过去,你便已然是个大姑娘了。瞧瞧这俊俏的小脸,锦州的山水是真养人喏。”

“太后娘娘谬赞,臣女惶恐。”

那冷太后拄着她的凤头手杖慢悠悠地起身走向冷黛,她一面走,一面用那略显沙哑的嗓音道:“哀家今日也乏了,这赏花宴就到这里吧。”

“恭送太后。”

“冷黛,你随哀家来。”

冷黛低眉顺眼地跟在冷太后身侧,那些世家小姐们虽是低着头维持着行礼的姿势,但两只眼睛总是忍不住地往冷黛身上瞟。

行至慈宁宫,冷黛瞧见了那位候在宫门口的言姑姑。

她就是先前冷黛在永乐街上瞧见的那名妇人。

一行人随着太后浩浩荡荡地进了慈宁宫,这慈宁宫内陈设古朴雅致,随便一处摆件都是上了年头的珍稀玩意儿。就说案几上那只拳头大小的玉如意,足足可抵锦州城内一户普通百姓一辈子的花销呢。

“你舟车劳顿、一路颠簸,想必也是累了。哀家特命人将慈宁宫东三所收拾出来了,你这几日便住在宫中好好歇息吧。”

“臣女谢太后恩典,”冷黛二话不说直接跪了下去,“只是臣女多年未与父亲、母亲相聚,这次好不容易回到云京,定是要侍候在父亲、母亲左右以尽孝道的。居于宫中享乐而忘父母兄弟于身后,乃是不孝、不敬!臣女何敢!且臣女初到云京,尚不懂这宫中的规矩,要是因此给太后添了麻烦,臣女更是罪加一等啊!”

幸好这地上铺了软垫。冷黛心想。

那冷太后一双凤眸清明,目光不住地在冷黛身上打量。好一会儿,才听她开口道:“也罢,难为你是个有孝心的孩子,哀家也不强人所难。”

“孙名,去将哀家备好的东西都抬上来。”

孙内侍应了一声,随即绕去偏殿差人抬了几个大箱子上来。沉重的木盖子移开后露出了里边盛装的珠宝玉石与绫罗绸缎。

“这些原不是什么稀奇玩意,堆在哀家这宫里也用不着,便都赏你了吧。”

“臣女谢太后恩典,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冷黛正眼也不瞧那些东西,她的上半身挺得笔直,脸上神色从容坦然。行礼后正欲起身,又听那冷太后冒出一句:“过两日太子便要回来了,哀家会再召你入宫的。”

“是,臣女谨记。”

跟在孙内侍身后来到宫门处上了马车,将要行时,冷黛又掀了帘子朝着孙内侍道:“今日有劳孙大人了,这些原是我自己做的点心留作路上吃的,哪知一路昏昏沉沉地就睡到这了。小小心意,不成敬意,还望孙大人不要嫌弃才是。”

“姑娘哪儿的话,奴这也是奉命行事罢了。从这宫门出去一炷香时间便可到将军府了,奴还有要务在身,不便远送,姑娘这就出发吧,莫要让将军等得急了。”

孙内侍接过冷黛手里的食盒,一面叮嘱马夫,一面察看后头的东西是否装载全了。他立在宫门内,直到冷黛的马车从视野里消失才命人合上这朱红的大门。

“师父,这冷小姐送什么不好非要送些吃的,宫里最不缺的就是点心。”

“你懂什么?冷大将军的千金岂是你能议论的?干活去,手脚都麻利些。”

车轮碾过热闹的长街在一座气派的府邸前停了下去。随行的侍从搬来脚凳,冷黛掀了门帘出来,一眼就瞧见府门上高悬的大匾——将军府。

先帝爷亲自题写的金漆大字。

“夫人!是三小姐回来了!”

“是三小姐回来了!”

几名丫鬟小厮不待冷黛站好便立刻围了上来,他们脸上均是欣喜之色。

“三小姐!奴婢可想您了!”

“嘘,快帮我将东西都抬进去。”

几人正说着,那府门内就急匆匆地赶出来一名妇人。她一瞧见冷黛,两眼便簌簌地落下泪来,就好似断了线的珠子一般。

“黛儿,是娘的黛儿回来了——”

霍氏两步并作一步地朝冷黛迎过来,一把将冷黛捞进怀里抱着,声音带了哭腔:“让娘好好看看——天爷啊,十六年,我的黛儿终于回来了!”

这嚷声直接就将路过百姓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一群人聚在将军府前看这出母女团圆的戏码,脸上还适宜地流露出同情的神色。

“听说是冷大人的小女儿回来了,走了十六年,做娘的得有多心疼啊。”

“可不是嘛,你瞧那三小姐瘦的······”

“娘!您怎么了!您别吓孩儿啊!娘!”

“夫人!不好了不好了,夫人晕倒了!”

丫鬟小厮们围拥着这二人风风火火地往府里去,徒留一旁的马夫和随行的宫内侍从面面相觑。

“几位大人,”先前跟在霍氏身侧的一名侍女站了出来,“将军夫人这会儿不方便见客,还望几位大人能够体恤一二。奴已备了茶水点心,几位大人用过后便先回吧。”

话音刚落便有几名小厮从她后头冒出来,脚下直接奔向马车后的那些箱子。他们一人扛起一箱,利索地将冷黛带回的东西都搬回了将军府。

马夫一脸冷漠地接过那侍女分发下来的糕点和茶水,胡乱用了些便随意丢弃在了路旁。

“这下可怎么办?”

“先回去复命吧,太后定还有别的办法。”

侍女屏夕看着他们走了才关上将军府大门。她笑吟吟地迈进正厅,厅上正是一派热闹的景象。

“夫人,都打发走了。”

“做得好!在外头安插眼线也就算了,还想混进我将军府?那不能够!”

“娘,孩儿只怕他们不会轻易罢休。”

“怕什么?你爹爹马上就回来了,到时候安排几列士兵往门口一站,就是苍蝇也飞不进来的。好了,不说他们,让娘好好看看你——这不过两月不见,怎这般瘦了?”

“那我不得装得像一些?放心,也就是少吃了些零嘴,一日三餐我可没落下。”

冷黛笑嘻嘻地往霍氏身上靠,她从袖中拽出一物件,煞有其事地晃了晃后又藏回怀中:“娘,猜猜这是什么?”

“我可不感兴趣。”霍氏故意不理会女儿的小把戏。

“好吧,那孩儿就直接说了。这是嬷嬷给我的荐函,我通过她的测试了。”

说这话前,屏夕已经将厅上的无关人等都遣走了。

“你仔细收好了,等你爹爹回来时再给他瞧,平时可别显摆。”

“知道知道。对了,娘,大哥和二哥呢?”

“晟儿天未亮就去营里了,说是有什么要紧的军情得处理,恐怕得入夜了才回来。你二哥今日在临街巡铺,我已经差人催他去了。”

“因为公务走不开倒也好说——就是二哥实在演的不像,我好歹是隔了十六年才回来的,他怎么着都得在大门前哭喊一会儿啊。”

“你呀你,真是没个正经的样子。”

母女俩在厅上坐了没多久便闲不住去西院闲逛。西院里栽了一小片竹林,掘了一片湖泊,四周围着种了许多花草。石板小径穿梭其中,直接就能通到湖心的八角亭。

“你住的院子娘都已经差人收拾干净了,新挖的水池子,里头放了好几条白鲤下去,漂亮得很。走,带你看看去。”

“娘,流芳这二字不合我,敛芳就很好。”

冷黛仰头看着她院前挂的那块匾,上头题着流芳二字。

                           

原创文章,作者:小羊不贪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906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