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鲁班奇人》葛富贵 苏穆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鲁班奇人

小说:悬疑

作者:後山客

角色:葛富贵 苏穆

简介:一次外出做工之后,师父老烟杆离奇消失,从那一刻,苏穆便开始了寻找师父之路,揭开层层迷雾之后,小木匠卷入了一场师门宝藏的争夺中。

鲁班奇人

《鲁班奇人》免费阅读

郦城西北三十里,一座名为榆树沟的村子坐落于此。

正直午后闲暇时光,一群孩童站在一处草房门口,冲着院中的老汉和少年调皮的喊道:“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口唱大戏,接姑娘,请女婿,小外孙也要去……”

老汉闻声看了一眼房檐下,木凳上的少年,只见少年低下头,神情带有些许伤感。随后老汉挥手朝着院门口的孩童喊道:“赶紧滚蛋,小心毛猴子来给你们全都掠去”

孩童们听见毛猴子后,便一散而去。

在郦城这边,毛猴子一直是孩子童年的噩梦,每当孩子夜间啼哭不听话时,家长都会用毛猴子来吓唬,至于毛猴子是什么动物,可能没有人见过,坊间传闻罢了。

老汉从腰间取下烟袋锅,走到少年面前,叹了口气,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多年,这首童谣你也应该放下了。”

说完老汉便吧嗒着烟袋锅进了屋中。

少年名为苏穆,老汉捡回来的孩子,当年老汉外出做工时,归家途中,见路旁有一包裹,走进一瞧,是个熟睡的婴儿,便将婴儿抱回家中,待到婴儿醒来,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刚才的童谣,所以直至今日,每当少年听见这首童谣时,内心都会莫名的伤感。

至于老汉姓甚名谁,无人知晓,他也从来没有提及过,不过由于他烟袋锅不离手,村里人都习惯叫他老烟杆。

老烟杆是位能工巧匠的木匠,每日十里八村上门请帮忙的人那是不计其数,不夸张的说,门槛都被踢平了两个。

苏穆从小跟着老烟杆学习木匠手艺,一直给他打下手,就和那首童谣唱的一样,干着拉大锯,扯大锯的营生,或许这就是他与这首童谣的渊源吧。

按照预约,明天苏穆和老烟杆要去一趟二十里外的葛家屯,村里的葛富贵,给自家儿子盖了一间新房,需要老烟杆过去主持打梁之事。

这打梁就是将一间房子的主梁放在墙垛之上,虽然听着很简单,但是里边的满是说道,每次都需要有经验的老木匠过去主持,以免发生意外,伤及无辜。

为了不耽误明天上午干活,当天下午苏穆和老烟杆便从榆树沟出发,背着木匣子去了葛家屯,要说这老烟杆也奇怪,至从之前那匹老马过世后,他老人家就再没用过马车,又还坐不惯四轮子的汽车,所以二人每次外出做工时,全靠双腿步行。

到了葛富贵家时,已是傍晚时分,葛富贵早已备好了酒菜,饭桌上,葛富贵举起酒杯和老烟杆碰了一下,随后二人将杯中的白酒一饮而尽,发出“啊”的一声。

老烟杆看出了葛富贵愁眉苦脸的样子,问道:“干嘛喝这么冲呢,有啥事你就直说。”

葛富贵回答道:“先生果然是高人,那我就敞开心扉说了。”

老烟杆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实不相瞒,您已经是我找的第四位木匠了,不知为何,房梁就是上不正,除了歪,就是斜,有一次还差点砸到人,想想都后怕”

老烟杆皱眉问道:“太公请了吗?”

葛富贵肯定的回答:“请了,前三次都请了。”

老烟杆所说的“请太公”,请的是姜太公,在郦城这有个习俗,家家户户盖新房打梁时,都会在房梁上贴一张红纸,红纸上写着“太公在此,诸神退位”八个大字,祈求上梁时姜太公保佑,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对于苏穆来说,他不太相信这个,他一直认为这是迷信的行为,世间哪有什么鬼神之说。

老烟杆干了杯中的酒,拍着葛富贵的肩头说:“明天先打梁看看吧!”

第二天上午,老烟杆将贪睡的苏穆叫了起来,随后二人一起去了宅基地。

二人到的时候,葛富贵和村里找来的十名壮汉已经到了,老烟杆从口袋里掏出烟袋锅,塞进去了一些烟丝,点燃之后,“吧嗒”了一口。

葛富贵走过来上前恭敬的说:“早上见您师徒二人还在睡,就没忍心叫你们,我这边已经把人找好了,就等您到呢!”

老烟杆吐了一口浓烟,抱上拳头:“我这徒儿贪睡了,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咱们这就开始吧”

“您让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老烟杆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铜盆旁,苏穆赶忙将暖壶里的水倒了进去,又兑了一些凉水,这是请太公之前的净手仪式,说白了就是洗手,再准确一点就是用铜盆洗手。

趁老烟杆净手时,苏穆将黄花梨木匣打开,里边除了刨子、锯子、墨斗、斧子外,还有文房四宝,只不过笔墨纸砚里的纸,都是黄纸和红纸,而那黄纸好像从来就没用过。

等苏穆研好墨后,老烟杆拿着毛笔在红纸上写道“太公在此,诸神退位”,随后贴在了即将成为房梁的榆木上。随后对十位壮汉说:“大家喊着口号,劲往一处使,中途千万不能松劲,不然的话有危险,大伙清楚了吗?”

“清楚了!”

十个人异口同声回答。

老烟杆看了一眼太阳,沉思了几秒钟,随后扯着脖子喊道:“起”

话音刚落,十人攥着捆在房梁上麻绳,将这根直径三十厘米的榆木抬了起来。

“一二,一二……”

伴随着吆喝声,这跟榆木从地上被抬到了肩上,十人右手环抱着木头,被压的青筋暴起,面红耳赤。

此时苏穆、老烟杆、葛富贵,三人向相反的方向,拽起了事先绑在房梁两头和中间的长麻绳,这是为了防止房梁从十人的肩上脱落。

老烟杆再次喊道:“好,大伙听我口号上架子,不要着急,慢慢来!”

在老烟杆的指挥下,十人右手抱着木头,左手扶着架子,一格一格的往上爬,就这样十人憋着一口气,爬到了架子上边。

老烟杆眼神快速的扫了一眼抬梁的十人,见无异样后,刚要开口,就听见右边抬梁的五人喊道:“靠,怎么突然变沉了!”

                           

原创文章,作者:後山客,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906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