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瑾 杜丽《趁着夜色偷亲你》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趁着夜色偷亲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沧禾

角色:陆瑾 杜丽

简介:救赎 甜宠黑莲花年下×温柔又飒气姐姐楚了来到这个世界是要杀小陆瑾的,可一个心软放了他,于是她多了个弟弟,这个弟弟很是黏人。她中途不知怎么回去了,再回来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三年,乖巧的弟弟不见了……陆瑾倚在墙上,骨感的手指夹着根烟,烟雾朦胧中,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人,轻唤一声,“楚了。”

趁着夜色偷亲你

《趁着夜色偷亲你》免费阅读

一月十九日上午九点整。

尊立医院。

四周都被雪覆盖着,路上没有多余的行人,街道的门店也早早关了门,显得寂寥空旷又平添一丝肃穆。

一个穿着白色风衣的少女踏过雪雾,朦胧中又略显真实,站立在医院之下,摘下风衣上连着的帽子,露出白净的脸庞,并无任何表情,却不自觉让人想到心怀悲悯的神,可在这个巍巍大楼的衬托下,神显得如此渺小。

雪花飘飘扬扬的洒下,落到少女的衣襟,两者融为一体。

楚了微闭双眸,伸出了手,感受这个世界的干净,或许在这一场大雪的洗刷下,狰狞与杀戮也应该落幕了。

再睁眼,氤氲着金色的瞳孔又沉寂于黑色之中,仿佛刚才的一瞬间都是假象,手被寒意侵袭而泛红,此刻正放在医院大门上,停留片刻,不知深思什么,最终推开轻轻地走进去。

里面的人不算太多,走廊人更是少,静悄悄的,身形敏捷的躲避着摄像头以及医生护士,按照脑中浮现的图纸,推开了婴儿房的门,里面的温度比外面的暖和多了。

一排排到她胸口的婴儿床整齐的摆放着,从容淡然的翻着系在床头的牌子,最后顺利的找到了放着陆瑾的地方。

陆瑾,粉唇轻启,吐露出这两个字,多了些耐人寻味。

或许还有不知名的绻缱情愫。

此刻的她还全然不知,楚了与陆瑾这两个名字,再以后的日子里羁绊颇深。

宝宝样子的陆瑾脸上的肉皱皱的还泛着红,不太好看,整个身体蜷缩在被子里,眼睛眯成一条小细缝,似乎是察觉到了楚了的靠近,动了动身体,哼唧几声。

隔着时间与空间,楚了似乎看见了陈教授口中所描绘的那个站立在最高处,神态孤傲又冷漠的人。

即使现在他们之间没有什么相像之处。

挺直站立着,心绪有些飘然,对于这样的一人,她该给予他怎样的死法呢?

掐死?不行,太难看。

摔死?不行,太血腥。

拍死?不行,手太疼。

捂死?或许可行。

楚了心下决定,冷漠的伸出手,慢慢地靠近陆瑾,对比她带着寒气的手,陆瑾身上散发着热气,让她微僵的手也慢慢回温,有种异样的感觉。

就快要接近陆瑾时,躺在婴儿床上的陆瑾胳膊不知道什么时候从被子里出来,并向她伸出了双手,咯咯的笑了起来,还有些口水丝流到了皱巴巴的脸颊。

楚了皱了皱眉,一脸嫌弃的看向他,想着如果那时的人们看到他这个丑样子,或许也不会那么恐惧,兴许还会来上一句,“呦,这小孩儿丑的长大可能都娶不到老婆”。

她对于好看的人一向很宽容,这个丑小孩儿,还是捂死吧。

小陆瑾还不知缘故,两个眼睛弯成小月牙,露出没有牙齿的牙床,挥舞着手,柔嫩的手打在楚了手上,一阵酥麻。

楚了将被子盖在他的脸上,手附上去,杀机立现,似乎是突然出现的敏感的让人不舒服的怪意,惹得房中一个小孩子哭了起来,倒是让楚了愣了下神。

婴儿室的门外有响声,惊了她,一个眨眼间门就被打开,一个护士走了进来。

好在她身手敏捷,很快躲了起来,单薄的身体在窗帘下也没有太过于明显,里面光不太亮,隐蔽性很好。

那护士一个一个的检查。

这时屋外还传来了女人的哭声:“医生,你一定要救救我儿子啊,他才3岁,救救他。”

声音沧桑的中年男声有些疲累,“请您节哀,这个孩子的病症本就凶狠,而且孩子太小,本就承受不住,就是个大人,现在也是无力回天啊。”

“医生,不行啊,总会有办法的。”扑通一声,可以听见那母亲直接跪在了地上,“您是个好医生,他们都说你是个大善人,您不能见死不救啊。”

“现在只能盼着出现奇迹了。”

屋外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渐渐没了。

护士倒是见惯了这个场景,没有丝毫动容,在陆瑾身边停下,看到捂住脸的被子有些疑惑,也没多想,将被子盖好。

看好每个婴儿,确保没出什么事后,便端着东西走了。

待人走之后,楚了从暗处出来,又来到了小陆瑾跟前,面上的平静被劈开一条裂缝,更多的是迷茫。

生死这两个字,世人看不开,善恶两个字,也都想不明白。

长大的陆瑾害了很多人是事实,所以他为恶,那她现在过来杀了小陆瑾,是为善?

或许这事情并不该这样看,但她心里却开始纠结,脑海里两个小人打架,一个说,赶紧杀了他,他是个撒旦,是罪恶之源,另一个说,他只是个孩子,干干净净不染尘灰。

如果可以,她宁愿去对上那个魔鬼陆瑾,也不想杀一个刚刚出生的小孩子。

手指上突然传来一丝温热,小陆瑾吮着他的手指,无辜的小眼睛盯着他,模样乖极了。

她的决绝就这样被他击溃。

楚了缩回手,用袖子轻轻擦了擦陆瑾脸上的口水,转身呼出一口气,罢了,她就一直守着他,什么时候他做了坏事,她再出手,绝不心软。

她于黑暗之中隐伏,妄想还给他一片光明。

没多长时间小陆瑾便出了院,楚了没继续跟着他,小陆瑾需要父爱母爱,这个她不能剥夺,楚了见过他的父母,很和善,虽然现在条件不太好,但是对陆瑾倒是真的喜欢,吃穿用度全都是较好的。

他们住在一个有些老旧的小区,没那么严的守卫,楚了可以时常进去看看小陆瑾,看看小陆瑾是否乖乖的,是否听话,引导他向善。

小陆瑾慢慢长开,皱巴巴的脸变得圆滚滚白嫩嫩的,眼睛也睁开了,可爱得很,陆家夫妇看着他这个样子,很是喜爱。

就连楚了再见到都是感叹,丑小孩儿不丑了。

四月末,最近一段时间天气晴好,微风和煦,抬头可见的蓝天白云,是平时很少见的。

陆家夫妇开始着手准备小陆瑾的百日礼,两人在这边没什么亲戚,就想着三人一起过,便不请旁人了。

按照习俗,都要抓一次周,陆家夫妇在地毯上整整齐齐的摆放一大堆东西,小陆瑾东爬西爬,抓着这个看了一会又扔了,抓着那个啃了啃小脸上都是嫌弃,最后手里抱着一个一盒药,死死的不放手。

杜丽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放了这个,但也没在意,抱着陆瑾吧唧几口,开心地说:“呦,我儿子长大可要成为医生的,救死扶伤。”

素来严肃的陆谦也是笑呵呵的,对这次抓周也是个满意,毕竟古来医者都是受人尊敬的,可以将他的宝贝儿子在这一方面培养培养。

楚了躲在暗处,看着其乐融融的景象,心中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思绪,那边的小陆瑾不知道什么时候朝她这边爬了过来,看着她咯咯的笑,口水顺着嘴角流下,脏兮兮的,楚了察觉到夫妇两人视线,忙躲了起来,最后不动声色的离开。

小陆瑾真的很聪慧,五个多月就会咿咿呀呀的说着话,七个月就会喊爸爸妈妈了,家里出现一个小神童,可高兴坏了陆氏夫妇两人,逢人便说儿子多好多好。

一岁半多的小陆瑾上了幼儿园,杜丽和陆谦商量给他报了个全拖,周末再接回家,正好杜丽也可以开始找工作。

这年的陆谦不过是个小职员,所存的钱刚好能支撑着这个家,而且现在小陆瑾所要花的钱也是很多,稍微有些拮据,两人也是思考很久,才决定让杜丽也工作的。

他们不再是单枪匹马,要为了孩子突出现实的重围,让他过更好的生活。

杜丽送他到幼儿园的路上,教他要听老师话,不要欺负小朋友,小陆瑾都郑重的点了点头,她疼惜的抚了抚小陆瑾的脸。

幼儿园的门口都是些像小陆瑾这样大的小孩子,一个个哭的撕心裂肺的,场面也是一片混乱,两个老师都招架不住。

反观小陆瑾,只是淡淡的看着他们,松开杜丽牵着的的手,慢慢的走进,老师们看到他眼睛发亮,对着其他小孩儿温柔的哄着,“小朋友们,都学学这位同学哦,不要再哭了,哭花了脸就不好看了啊。”

似乎像有魔力一样,那些带着泪的眼睛,齐齐的看向了小陆瑾,最后都止住了哭泣。

                           

原创文章,作者:沧禾,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cdwf.net/91284.html